axh0j引人入胜的都市小說 我什麼都懂-第1227章 非常不妙!看書-eo8js

我什麼都懂
小說推薦我什麼都懂
“砰!”
巨响声过处,直接就是听到施耐德的一声大叫的FK!
从外面回来的沈欢心头一沉,三两步跑了进去。
他触目就看到在场的所有人,包括崔仲他们在内,都是一脸的气愤。
见到这一幕,沈欢反而是松了一口气。
只要不是悲愤哀伤就好。
至少大公主的性命还是无忧的。
“陆老师,这些人太过分了!”崔仲见到了沈欢,立刻就恼怒的道:“他们说话不算数,居然还索要你再带去1亿美金的米国债券才肯放人!太没有信用了!”
沈欢皱起了眉头,望向了施耐德,“施耐德局长,你说他们到底是什么心思?不断的勒索?难道他们想要100亿美金吗!?”
施耐德刚才就砸了东西,现在也冷静了下来,闻言苦笑道:“我不知道,但他们的贪婪却是闻所未闻的……我们,我们应该做好准备。”
“什么准备?”
“出现这样的情况,一共有两个可能。”施耐德道:“第一个可能就是他们觉得钱来得太容易了,所以想要再多勒索一些。或者又是因为人质已经发生了意外,他们没办法交人,所以只能借机多勒索一次,从而拿了钱跑路。”
崔仲闻言倒吸了一口冷气,竟然是站都站不稳,直接一下的跌坐在地上。
沈欢的脸色也很难看。
施耐德说的,倒是真的有可能。
实在是没办法交人的情况下,趁机多捞一笔就是一笔!
鬧學記 三毛
思索了一阵,沈欢道:“可是我们也没有拒绝的权力,那就再缴纳一次赎金看看吧!不过警方这边应该要加紧调查了,一定要从各种渠道探查,希望能早点找出线索来,不然被人牵着鼻子走,太难受了!”
看到沈欢愿意再出面,施耐德不觉心头一块石头落了地。
他生怕沈欢因为害怕危险,就不会去第二次了。
毕竟昨晚那种脱离所有警.察的保护的情况,还是很危险的。
書蟲女配逆襲記
搞不好沈欢就会出意外。
之所以施耐德还存在着一丝希望,原因在于他知道沈欢不是那种怂人。
从沈欢在篮球场上的表现就可以知道,沈欢的性格非常凶悍坚韧,根本不怕事。
见状他赶紧的道:“你放心,我们已经在洛杉矶的周围进行了各种调查,一旦郑小姐的保镖醒了,我们就能通过绘图锁定一两个嫌疑人。”
郑蓉蓉两个保镖一死一伤,受伤的那个经过紧急抢救之后,进入了重症监护室,现在都还没有醒过来。
可是寄希望在他身上是不现实的,那天他只是描述了一下当时的场景,却没办法说出那些米国人的模样儿特征。
就跟外国人看华国人一样,乍一眼你是看不出有多大差别的。
“难道还没有任何人给线索?”沈欢皱眉问道。
“没有。”
施耐德苦笑了一声,“100万美金可不是小数目,但现在都没有来报信的,显然是这群人很小心谨慎。”
“那就1000万美金吧!”沈欢当即有了决定,坐下来就开了一张1000万美金的支票,递给了施耐德,“还是告诉他们,只要有消息都算!越重要的钱越多,钱我们有的是。”
“好!”
施耐德差点大喊一声老板大气了。
旁边的一群警.察也颇有些激动。
但更让他们激动的在后面。
沈欢都没有起身,直接又签了一张1亿美金的支票,“这是1亿美金的赞助费,我想要让全洛杉矶大区的警.察都动起来,24小时不间断的破案,有问题吗?”
“没问题!”
施耐德第二次坚定的接过了支票,虽然有点手抖,但不管了,“我们洛杉矶警方一定会全力以赴,这几天哪怕是一只苍蝇,都不可能不经过我们的同意离开!”
洛杉矶大区可是非常的大,包括了洛杉矶县、橙县等等区域,而洛杉矶县里面,才是洛杉矶市等几十个区域。
这是米国的第二大城市区域,仅次于纽约。
沈欢整整砸了1亿美金下去,足以让所有的洛杉矶大区警.察们疯狂。
祖傳玄術 老師不是神
爬起来的崔仲嘴巴动了动,却没有阻止沈欢。
他和几个高管心里都明白,郑谦已经全权委托沈欢来处理了,钱都是直接给沈欢的,当然是沈欢做主。
同时他们也能感受到,沈欢心中有一点着急了。
这也是废话!
他们比沈欢更加的着急。
他從海裏來 沈抒棠
给了钱不放人,怎么想怎么都让人心头有点发抖啊!。
網遊之鐵甲戰神 長風阿九
大漠狂歌 罪惡傾城
“送债券的时间定在什么时候?”沈欢问道。
“还是晚上。”施耐德有点不好意思,“高盛那边……”
沈欢秒懂,再次写了一张一亿美金的支票给他,“那我先回家睡一觉换件衣服,7点钟的时候过来,不算晚吧?”
“不晚!”施耐德接过了支票,“如果有什么事情,我们提前给你打电话。”
“好的。”
沈欢微微颌首,转而就走了出去。
结果还没有回家呢,郑谦的电话就打过来了。
獨步明宮
吻上我的邪魅壞老公
“喂,沈欢?”
“是我,郑董。”
“谢谢你冒着危险去救蓉蓉!在给钱的方面,你还是做得很好,比我想象中的更好。”郑谦肯定是听崔仲说了,“我还是那句话,不要怕花钱,你尽管的花!不够我们再拿钱,但是人没了就什么都没有了。”
都市恐怖病系列·異夢 九把刀
“我也是这么想的。”沈欢回答道。
“可是……”
郑谦迟疑了一下,声音明显的沙哑了起来,“你觉得蓉蓉回来的几率有多大?”
“只要郑董现在还活着,她就能回来。”沈欢毫不犹豫的道,“吉人自有天相,您如果都不乐观不积极,别人怎么会有信心?”
那边的呼吸声急促了起来。
片刻之后,郑谦叹道,“是啊,我应该坚强。可我太心乱了,所以还不如你们……蓉蓉一定会平安的!我还等着她回来呢……”
郑谦说是自己要坚强,但他的话语之中,有着说不出的苍凉。
眼看着歹徒居然出尔反尔,这就给了他很不好的预感。
作为当事人的父亲,郑谦心中的惶恐不安真是可想而知。
这和他是不是华国首富毫无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