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6j3s精彩絕倫的都市异能小說 公子實在太正義了 起點-第三百二十五章   零號!強大的零號!【6000字,求月票!】推薦-0bzg1

公子實在太正義了
小說推薦公子實在太正義了
可怕的气机,宛若要灭世一般。
天地间,只剩下了清晰无比的脚步声。
笃笃笃……
那是真的脚步声,宛若有人从另一个时空,另一个世界走出来一般,黑影浩浩荡荡,仿佛映照在每个人的眼眶中,却又让所有人都看不清。
窒息的感觉,弥漫天地。
哪怕是强大无比,钻了规则漏洞入人间的元魁天尊也是感觉到一阵毛骨悚然,事情似乎有些出乎他的计划和预料,甚至有些超出他的想象。
他想要杀罗鸿,无比的想,但是罗鸿的手段也多的超出他的预估。
看着那深邃无比的,宛若深渊一般的裂缝,一股寒意自元魁天尊脚底板蔓延开来,哪怕他是尊境,傲视整个人间无敌手的天尊,但是此刻内心也丝毫没底。
罗鸿……还有底牌!
这个人间的妖孽,到底哪里来的这么多的底牌?!
不仅仅是元魁天尊,人间的所有人都感觉到一股窒息感,仿佛灵魂要被吞噬似的。
天霎时就化作了无边的黑暗。
所有人心神都在颤抖。
轰!
恐怖的压力落下,宛若一整片穹天盖压而下,一位位原本悬浮在苍穹之上的强者,皆是感觉到无法维持身形,飞速坠落,最后,砸落在大地。
人间半尊尽皆落地。
李修远,女帝,麒麟剑仙,大周天子等人间至强的半尊强者,于此刻,连保持腾空都做不得。
那是一股无边的威压,在这股威压之下,任何人都不得腾空,腾空意味着无礼。
“吾乃仙族天尊!你是何人,也敢压我?!”
元魁天尊亦是维持不住身形,那股压迫感太大了。
大到让他有些惶恐,仿佛直面南天王这等恐怖的存在一般。
元魁天尊利啸,死死的盯着那从漆黑裂缝中走出的身影,那身影看不太清楚,似人族,又却高大宛若一片星穹。
到底是什么?
元魁天尊怒啸着,欲要维持身形,然而,任他如何坚持,但是天地间的威压皆是凝塑在他的身上,使得他无法保持身形,最终还是狠狠的砸落在了地上。
与所有人一般,尽皆落地,只能仰着头,宛若眺望真正的神明。
天地间的规则都被驱散了,这乃是人皇布置的规则,就算是天王级别的存在,都不敢轻易的闯荡,可是,此时此刻,大家恍惚间感觉到,天地规则似乎暂时被驱散了开来。
就像是瀚海中被排空出了一片空洞。
而此时此刻,心神最通透的,或许要数罗鸿。
整个人间的天穹,仍旧腾空悬浮的,也就只剩下了罗鸿。
罗鸿悬浮着,白衣白发飘扬。
但是,此刻的罗鸿,却是欲哭无泪。
艹!
惹大发了!
邪神二哈曾提醒过罗鸿,神降术副作用很大,因为召唤出的邪神,谁也不知道是哪一尊。
所以,一般情况下,邪神二哈都不支持罗鸿施展神降术。
代价太大,风险太大。
但是,这一次,面对一尊远超人间极限的天尊,邪神二哈无奈之下,还是让罗鸿施展神降术。
邪神二哈其实还是有些把握的,因为他在罗鸿身上留下了邪神印记,只要愿意,还是可以轻易的赶赴而至。
一切都与邪神二哈的计划那般完美,邪神二哈准备再度压下三号,降临人间。
然而,邪神二哈怎么都没有想到,三号……居然告状!
向零号告状!
该死的!
是不是玩不起!
艹!
邪神二哈眼泪止不住的流。
而零号老大,不仅不听他的解释,按他的脸,还将他给扒拉了回去。
邪神二哈无力,三号果然是个蠢货,这下子,谁都没有机会出去透气了吧?
裂缝之中。
戰神王爺狂寵傾城醫妃
似乎有幽幽的目光浮现而出。
那是邪神二哈幽怨的目光,当然,还有三号女邪神那得意和痛快的笑!
“老大!帮我弄死那小小的天尊!那玩意辱我!”
既然出不去了,邪神二哈还是呼喊了起来。
然而,那裂缝中的人影,没有停顿,没有回头。
……
罗鸿面色大变,他感觉到了力量在飞速的流逝,甚至连生机都被疯狂的吸走,这是真真切切的身体被掏空的感觉!
这一次的神降术,对面就像是一个无底洞一般,疯狂的吸收着罗鸿的一切。
真的会被吸干的!
罗鸿的惶恐成真了!
对方哪怕只是一道投影降临,罗鸿感觉自己都有些扛不住。
邪神二哈的老大?
邪神头头?
大哈?!
巨大的裂缝,仿佛天地被撕扯开来,罗鸿漂浮着,衣袂飞扬,白发飘飘,迎面着那巨大的裂缝,就仿佛悬浮在深渊之前,随时会坠入其中,万劫不复似的。
罗鸿的圣邪洞天雏形中,圣人虚影猛地睁开眼,嘴巴张大,骂骂咧咧的幅度前所未有。
强烈到极致的危机提醒,冲击着罗鸿的心神,提醒着罗鸿。
快跑!
有大危机!
然而,罗鸿满心苦涩,他特么也想跑啊。
但是,他做不到!
裂缝之后的那道身影渐渐的行走而出,完全笼罩在一团黑暗中,迷蒙无比,深邃诡异。
充斥着不可名状的恐怖。
“渺小的凡人,便是你……呼唤祇?”
那笼罩在黑雾中的身影,临近了罗鸿,淡淡道。
声音飘荡,并不大声,但是却宛若望川寺的万佛钟敲打一般,响彻整个人间。
“那个……可能呼唤错了。”
罗鸿干笑道。
邪神二哈罗鸿了解,但是对于眼前这尊陌生无比的“零号”,罗鸿是真的半点都不得知。
脾性不知,实力不知,模样……也不知。
“是你呼唤的三号?”
“唬骗无知的二号?”
那笼罩在黑雾中的人影,显然也是没有料到罗鸿的话语,想了想,换了个说法。
罗鸿闻言,脸都黑了。
你们的家庭矛盾,与我无关!
“我对二哈……哦不,二号是真心的!我从未唬骗过他!”
罗鸿赶忙道。
天地沉寂了下来,一点声响都不曾留下。
黑暗在逼近罗鸿,不断的靠近,对方笼罩在黑暗中,徐徐的凑近罗鸿。
像是在审视,又仿佛在打量。
罗鸿从未这般紧张过,但是他知道,如今在面对的,应该是一尊恐怖至极的存在,或许是整个三界中的至强存在。
对方是投影吗?
罗鸿甚至觉得对方不是投影降临,而是真正的从诡秘不可知的地带行走了出来!
罗鸿感觉自己的一切,在对方笼罩在黑暗浓雾下的眼眸中无所遁形。
“二号的印记。”
淡淡的声音萦绕着。
带着几许诧异。
能够让二号单独留下印记,这很少见。
“有意思。”
“能够沟通诸神,你到底是谁?”
声音似是呢喃。
罗鸿渐渐的让自己冷静了下来,他骇然的发现,不是自己惊恐,而是对方身上有一股莫名的力量,在影响着他的情绪。
比起邪神二哈,这才是真正的邪神!
愛妃給朕下個蛋
笼罩在黑暗中的存在,似乎起了兴趣,对罗鸿的兴趣。
他伸出手,浓郁的黑暗化作了一只手,朝着罗鸿抓来。
下一刻,罗鸿骇然发现,自己的意志海中竟是浮现出了一只巨大的手掌。
手掌之上弥漫出的恐怖的力量,仿佛让一切都凝固,让一切都崩灭似的。
罗鸿的意志海仿佛在这一刻,陷入了凝滞中,意志力量所形成的瀚海,丝毫风暴都无法掀起。
不过,就在这只手掌入意志海的瞬间。
悬浮在罗鸿意志海深处的那人皮册子,陡然散发出了光芒。
嗡……
眨眼睛,那人皮册子便出现在了这手掌之前。
手掌碰触在了人皮册子之上。
隐约间,似乎有无止境的生灭变化,仿佛混沌崩塌似的。
那只手退走了。
人皮册子也重新归位沉寂,安静的悬在罗鸿的意志海中。
……
现实中。
那笼罩在黑暗中的身影,微微凝眸。
“这是……什么?”
“祇……好像于何处见过。”
呢喃的话语,让罗鸿头皮发麻。
这位存在,见过人皮册子?!
可以说,罗鸿迄今为止,最大的秘密,便是人皮册子,而如今,却是出现了一位可能知道人皮册子来历的存在,罗鸿岂能不心惊!
对方很快陷入了沉思。
……
十方夢魘
“零号老大!帮我弄死那小小的天尊啊!别让他跑了!”
呼唤之声从罗鸿意志海中的布满裂纹的邪神印记中飘荡而出。
那笼罩在黑暗中的身影闻言,不再沉思,收回了落在罗鸿身上的目光,视线横移,平移的落在了人间大地,被他威压压迫在地面的元魁天尊身上。
元魁天尊被扫了一眼,对上了那黑雾中的眼神,只感觉不可名状的恐惧加身,可怕的压力,压的他完全动弹不得!
而邪神二哈的话语,元魁天尊亦是听的清楚。
元魁天尊色变,他不可能留在原地等死的,他不想死!也不愿就这样死去!
他好不容易降临人间,怎么能够什么事都没做,就死去?!
元魁天尊怒啸,手中的长刀悍然劈出!
他还就不信了,他乃是上界天尊,钻规则漏洞降临凡间,在这个最强战力只是半尊的凡间,他还会死不成?
他一刀劈出,逼迫眼前的存在出手。
这么强大的存在,不可能不受限制的,一旦动手,人皇规则必然会阻拦。
实力越强,越是会受到规则的限制。
哪怕是天王强者都是如此,眼前这存在,定然也逃脱不了规则的限制!
“多少年了,终于有人敢对祇挥刀。”
淡淡的声音从那笼罩在黑雾中的零号口中传出。
轰!
那黑暗笼罩的人影,徐徐抬起手,动作的幅度非常的小。
然而,小小的动作伤害却是非常大。
霎时,原本被排空的规则之力疯狂的临近,疯狂的汇聚而来,化作了一道又一道的枷锁,疯狂的垂落缠绕着。
黑雾中的人影微微蹙起眉头。
抬起的手,稍稍往前一压。
嘭嘭嘭!
一道又一道规则力量爆碎,炸的四分五裂!
元魁天尊惊呆了!
艹!
这是人皇布置的规则,你特么居然能够碾爆?!
这是一位天王级的存在吗?
这下子,元魁天尊刚抬起的刀,一下子就软了,连挥下去的勇气都没有。
他扭头,想要撕裂空间逃走。
然而,那黑雾的存在只是扫来一眼,仿佛目光压塌的空间。
元魁天尊只感觉眼前的空间,变得无比的坚固,根本无法撕裂!
“这规则力量,不错。”
淡淡的评价从黑雾中的存在口中飘荡而出。
罗鸿一张脸涨的通红。
这特么是人皇规则啊,只是不错么?
元魁天尊亦是听闻,吓的双腿都有些发软,不是说天尊在人间至强无敌的么?
为什么现实好像并不是想象中的样子。
不过,元魁天尊似乎也听出了弦外之音,也就是眼前这位存在,亦是不能轻易动手!
元魁天尊顿时狂喜,他赌对了!
似乎感应到了元魁天尊的狂喜情绪。
黑雾中的存在,有些疑惑的看了过来,没有再继续碾爆规则。
你在高兴个锤子?
零号抬起手,一指点在了罗鸿的眉心。
霎时,罗鸿的眉心,一颗黑色的结晶凝聚。
尔后,罗鸿便感觉自己的肉身被掌控了……
就如邪神附体时候的感觉一样,但是,唯一不一样的是,撑,那是一种要被撑爆的感觉。
就像是将一整片瀚海,装入了一个小水缸中那般!
轰!!!
而罗鸿动了!
也没有多少动作,一步踏出,白衫猎猎,霎时化作了漆黑如墨的黑衫,宛若深邃的黑洞,悬在了元魁天尊的头顶之上。
元魁天尊心一凉。
蓦地抬头,便见得悬浮的罗鸿。
罗鸿化作了深邃的黑,俯瞰着元魁天尊。
一步踏下。
元魁天尊只感觉死亡当头笼罩,尖啸之间,长刀劈出!
半圣之兵的长刀,何等坚固!
然而,在罗鸿这一踏之下,长刀寸寸爆碎,裂的四分五裂。
元魁天尊的那一只手臂亦是在崩碎,血肉炸裂,骨骼崩断,炸成了金色的血雾。
嘭嘭嘭!
朴实无华的一踏,元魁天尊根本抵挡不了。
哪怕他是人间最强的天尊,但是,此刻也只有无止境的无力笼罩住他。
挡不住!
这是……怪物!
嘭!
巨大的爆炸轰鸣之声响彻,整个人间都在抖动,恐怖的规则力量在狂涌着。
元魁天尊惨叫之声弥漫在天地之间。
尔后,一个巨大的洞天浮现而出,这是元魁天尊的洞天!
洞天包裹着他的意志海以及大道,化作一道金光朝着中三重天门飞速飙射而去。
他要逃。
天尊肉身被磨灭,但是,他的意志海仍旧完好,他还没死!
回到天界之后,沐浴生命长河,他还有恢复的机会!
他不想死!
他乃是天尊,他长生不死,不死不灭,岂能死在败落了的可笑人间!
而此刻。
人间的所有人都陷入了呆滞中。
谁都没有想到,霸道无敌,一招击败人间诸多半尊的元魁天尊居然被瞬间碾压,打爆了肉身!
李修远倒吸了一口气。
这就是小师弟背后的那尊存在?
这强的有些过分吧?
夫子当初还跟他说,到时候要找小师弟背后的存在算账……
李修远觉得,若是夫子真的去找对方算账,可能会被打死!
一位天尊肉身,就这样被碾爆了!
摧枯拉朽的就宛若碾死一只蚂蚁!
这可是来自天界的天尊啊!
超脱人间力量的极限!
罗鸿漆黑的眼眸扫视,看着元魁天尊的洞天朝着那天门横移而去的时候,脸上顿时流露淡淡的笑。
他伸了个懒腰。
“难怪二号和三号会争抢起来,出来透透气的感觉,倒是不错。”
淡淡的声音萦绕。
“可惜……”
“不能久留。”
话语落下。
罗鸿身形瞬间化作万千道残影,撞碎空间,出现在了中三重天门之前。
洞天之中,元魁天尊惶恐无比的看着那在洞天之外,俯瞰着他的罗鸿。
他感觉,此刻的罗鸿就宛若一尊恶魔!
天王?!
艹!这绝对是一尊天王!
原来人间除了夫子之外,还隐匿有天王级别的战力!
云太苍坑我!
轰隆隆!
元魁天尊躲在洞天中瑟瑟发抖。
不过,他此刻已经临近了中三重天门,而罗鸿并未出手,所以,洞天裹挟着他的身躯,钻入了天门之后。
他重新回到了天界之后,浓郁的仙气弥漫间,让躲在洞天后的元魁天尊顿时松了口气。
他……活下来了!
然而。
那伫立在天门前的罗鸿,则是笑了起来。
背负着手,无数的黑暗于罗鸿的身后汇聚,最后,竟是化作了一只摇曳的倒钩!
倒钩霎时钻入了中三重的天门之后!
……
轰隆隆!
天门之后,天界。
南天门域,陡然俱震!
无数的仙气被撕裂,被污浊,化作了恐怖的漆黑,被腐蚀成了有毒的物质。
而南天门域的上空,一只黑色的倒钩虚影浮现,遮天蔽日,宛若洪荒巨兽于此刻横亘仙穹!
南天门域后的无数天人都是呆滞的看着这一幕。
这是什么啊?!
与此同时!
整个天界似乎都在震动!
四扇庞大无比的天门浮现,横亘于穹天之上,恐怖的威压释放而出。
西方,西天门,有一尊金光万丈的佛祖浮现而出,双掌合十,手指拈花,凝重的看着那撕裂天界当空的倒钩。
北方,北天门,一头巨大无比的黄金浇筑的巨龙横空,龙尾甩动仿佛要盖压一切,也凝重的看着那倒钩。
东方,东天门,妖气冲天,有身影凝重眺望,带着几分忌惮。
中域,中天门,无尽神光迸发,有人影于其中若隐若现。
而在诸多强者注视之下。
巨大的倒钩虚影呼啸贯穿。
元魁天尊的洞天骤然被贯穿,躲在其中的元魁天尊惶恐到了极致,他都逃回了天门,躲回了天门之后,为什么……还不放过他?
为什么……还会死?!
“诸王,救我!”
元魁天尊凄厉利啸。
他的求救之声,激荡在四方。
然而……
无动于衷。
四尊强大无比的存在,都只是淡淡的看着。
元魁天尊绝望无比,可惜了,南天王被夫子封印了,否则此时此刻,南天王应该会为他出手一次。
然而,没有如果。
嘭!
洞天爆炸,霎时,整个天界都在动荡,生成一朵巨大的蘑菇云,滚荡不休!
金色的血雨飘洒着。
之前嚣张不可一世的元魁天尊,陨落!
整个天界陷入了安静中。
帝後心術
不过,却是没有太多的惶恐,一位天尊陨落,在天界中算不得什么。
但是,那横亘天际的倒钩虚影,倒是引起了他们的注视。
“那是什么?”
“这倒钩……浓郁的黑暗气机……好像是来自黑暗禁区。”
“攻伐来自人间,可却是黑暗禁区中的存在隔着遥远时空出手……有意思。”
“这是人皇的后手?也不可能……人皇与黑暗禁区的邪恶生灵,怎么可能会混在一起?”
“不管如何……我等需要重新审视人间了,南天王被夫子封印,又出了黑暗禁区生灵踪迹……”
“人间的水,太深!”
……
人间。
规则暴动着,或许是太过恐怖的力量,引起了规则力量的喧嚣。
整个人间,陷入了死一般的寂静中。
所有人都是呆呆的抬起头,望着穹天。
死了?
元魁天尊的惨叫之声,他们听的真切,一位至高无上的天劫天尊,被杀死了!
中三重天门之后,金色血雨在飘洒,这意味着元魁天尊是真的陨落了!
李修远倒吸一口气。
女帝目光熠熠,红唇轻启,呢喃:“霸气!”
吴清华也是呆滞的看着。
稷下学宫。
罗小小兴奋无比,欢呼雀跃,小豆花则是白裙于风中飞扬,带着笑容。
“我就知道公子一定会赢!公子心中秉持正义,自古邪不胜正呢!”
而人间修士,皆是呆若木鸡,本以为是一场人间末日的来临,却是不曾想,最终的结果,居然会变成这般!
强大的天尊,被活生生的打死了!
人间修士一时间,满是复杂的情绪。
……
嗡!
黑暗从罗鸿的身躯之中,蔓延而出,很快,再度化作了浓郁的黑雾。
黑雾中的身影,浮现在了罗鸿的身后,恐怖的气机,充斥着压抑。
罗鸿重新掌控了肉身,眼眸中满是惊叹之色。
好强!
真的强,罗鸿可以确定了,这只是对方的一道投影!并不是真身降临,但是与之前的邪神二哈的投影相比,强太多了!
那最后一招倒钩,简直要贯穿天地!
邪神二哈与眼前这位相比,只能用两个字来形容,垃圾!
似乎是感应到了罗鸿的想法。
二哈的邪神印记震动不休,仿佛有愤怒的咆哮在响彻!
愚蠢的小罗,你在辱祇?!
什么叫做祇是垃圾?
虽然他的确打不过零号,但是……祇依旧是很强大的存在!
气氛有几分凝滞。
罗鸿悬浮着,身躯微微僵硬,而那黑暗中的零号,亦是淡淡的看着罗鸿,似是走神了,陷入了沉思中。
“能够沟通诸神……拥有二号的印记,好像与九号也有牵连……”
“或许……这便是缘?”
“此子……能否助我等离开黑暗禁区?”
黑暗中的眼眸满是深邃,满是智慧,但同样蕴含着无比恐怖的压迫。
原本罗鸿还有些紧张,可是,渐渐的,罗鸿的心绪,平静了下来。
蓦地。
黑暗中的零号视线一转,看向了人间大地。
咔擦,咔擦……
宛如石雕崩裂的声音。
尔后……
天地间响起了一声叹息。
“唉。”
“时光匆匆。”
“三年……过的好快。”
望川寺方向。
伴随着叹息的迭起。
下一刻,浩然正气倒挂穹天,无数的规则汇聚,汇聚……
夫子从石雕之态解除,背负着手,踏空而起,在长河的牵引下,横空出世。
整个人间的规则力量都开始沸腾,止不住的沸腾。
所有人都震撼了,扭头看向那冲天而起的光华,尽皆色变。
大周王朝方向。
云太苍的最后一具分身丘比机颤抖着:“我就知道,我就知道!”
絕世修真 落情淚
夫子果然还留有后手!
却见夫子腾空而起,手一抓,无数的规则化作洪流,于他的手中,化作了一条鞭子。
夫子须发皆飘,腰杆挺直,步步登天,悬在了那黑暗的零号对面。
零号笼罩在黑暗中,看着手持规则之鞭,腾空而起的夫子,眼眸中带着几分诧异。
而罗鸿刚刚平静下去的心。
又难以保持平静了。
PS:求月票,求新鲜出炉的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