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伶金屋

a9r4c超棒的都市异能 詭三國-第2000章若早知道,若有可爲相伴-wvga0

詭三國
小說推薦詭三國诡三国
张郃站在山岗之上,看着远处仓皇而退的鲜卑人,摇了摇头,神情多少有些难言的感慨:『鲜卑人……完了……』
『不至于吧?』护卫头目吓了一跳,说道,『看着逃回来的也并不多,怎么就算是败了呢?』
张郃依旧是摇头,苦笑了一声说道:『呵,鲜卑人,利则聚,害则分……如果前线顺利,这些人怎么可能逃回来?所以必然出现了一些问题……而当一个鲜卑人开始逃离的时候,其他鲜卑人也就距离溃散不远了……』
『骠骑将军麾下,岂有庸将?』张郃仰头望天,『传令!出击!』
『啊?我们现在去打乌桓人么?』
张郃摇头,『我们去会一会骠骑军!』
『什么?!』护卫头目大感踌躇,『将军你方才不是说……』
张郃笑了笑,『骠骑骑兵若是前后奔走,定然不欲久战……更何况,若是我等不主动出击,恐怕……走了,出发!别管乌桓人,只要救了鲜卑人回来,乌桓人定然也不敢乱动!』
一开始的时候,张郃就不觉得沮授的计策有什么好的,乌桓人不就是一条狗么,有肉吃的时候跑得快,见到势头不对便是逃,那边强大就往那边摇尾巴,所以犯得着专门针对乌桓人防备么?
什么都想平衡,什么风险都不要,最终便是什么都没有,什么都没做好。
张郃觉得,要么就不出兵,要么就要将兵马用在刀刃上,所以眼见鲜卑人出现了败乱之相,便是立刻带着兵马去找步度根。
要在大漠之中,找一个躲起来的鲜卑部落,并不容易,但是现在要找鲜卑人却不难,漫山遍野都是……
本书由公众号整理制作。关注VX【书友大本营】,看书领现金红包!
或许鲜卑人谁也没想到会落到现在这个狼狈的模样。
虽然步度根当时说好了大家要夜里悄无声息的撤退,但是没想到去迎战汉军先锋的人败退得那么快!
于是乎,当天夜里,还没等步度根下令,也没有到原本约定的时间,就有的鲜卑头目带着手下悄无声息的先溜了……
一个人走,便是百人走。
谁也不想吃亏,谁也不想成为断后的倒霉蛋,既然要走,何不早些走?
所以无数鲜卑人就哗然而动,还没等赵云甘风等人杀到,便是做鸟兽散,生怕自己跑得慢了些,被汉人骑兵追上。
然而鲜卑人前进的时候,那些军寨悄无声息,当鲜卑人败退的时候,沿途的军寨顿时闻风而动,绊马索,鬼割头,陷马坑等等无所不用其极,逮住落单的,小队的鲜卑人就揍,打不过了就往军寨里面一缩,然后再出来暗搓搓的动手……
鲜卑人和之前一样,前进的时候觉得军寨太费时间,急着去常山大营,没空理会,现在撤退的时候也觉得军寨浪费精力,急着要赶回大漠,更加没心思打,然后步度根就倒霉了,先撤离的谁都没管,最后撤离的步度根就阻碍重重。
步度根原本也不想是最后一个撤的,但是奈何自己的族人最多,拿的东西也是最多,旁人船小好调头,他么,紧赶慢赶,依旧是还是落在了后面,目标又大,于是自然倒了大霉……
妖女
张郃也不管那些零散的鲜卑溃兵,一路向西,甚至有时候对上了军寨之中出击的骠骑兵卒,以张郃的武力自然也打得这些军寨兵卒没脾气,幸好张郃也没想着要攻拔军寨,所以军寨兵卒也就是暗骂一声晦气,然后舔舔伤口,去找其他的软柿子去捏去撒气。
甘风的重装骑兵固然犀利,但是唯独耐力这一点么,是怎样也避免不了的缺陷,在爆发了一阵之后,也就进入了贤者时间,疲而不兴,落在了后面。倒是赵云等人的轻骑兵,因为一直都没有真刀真枪的干架,所以体力上多少还有一些,但是沿途追杀,马力也渐渐有些匮乏,渐渐的就慢了下来。
张郃赶到的时候,赵云也看到了,便下令停止追击,开始收整队列。
虽然说张郃突然的出现,让赵云有些意外,但是赵云依旧很冷静的在下令,然后缓缓脱离了战斗,向常山大营而退。
张郃啧了一声。
张郃其实蛮期待着赵云能够贪功冒进的,这样他就可以用专击散,说不得还可以鼓震起鲜卑人的士气,反打一波,但是奈何他对上的是当下可能是最为稳健的骑兵将领,所以鲜卑人唯一的反败为胜的机会也自然就在双方脱离之后,化成了一缕青烟……
赵云指挥着兵马缓缓而去,留下的却是一路的鲜卑残骸,到处都是或伤或死的鲜卑人马,在黑夜之中逃亡,然后被一路追杀,损失的数目甚至比之前赵云突袭鲜卑王庭的时候还要更大!
『这样啊……鲜卑人真的就完了……』张郃自语道,『不过这样也好……』
张郃打着旗帜,晃悠着,一边找着步度根,一边收拢鲜卑溃兵。
山沟里面有些鲜卑人,伸出脑袋来看,见到张郃等人,有些人认得是渔阳的,便下来汇合,有些依旧心惊胆战,惊魂未定,不敢出来,张郃也没强求,由着这些家伙自个躲着。
张郃的目标,是步度根。
结果先找到的竟然是刘强……
『中山靖王之后?』张郃面无表情的问道,『既为皇胄,何至此地?』
刘强披头散发,精气神全无,默然不言。
张郃挑了挑眉毛,从身边护卫之处拔出了一把小刀,丢在了刘强脚底下,『念汝多少有些华夏血脉,便自裁罢,算是留个全尸!』
刘强呆了半响,苦笑着捡起了小刀,『还请将军赐一把战刀……这刀……』小刀就是小匕首,功能么,就像是野餐刀,平日里面用来修指甲切肉条什么的,不是正儿八经的武器。
『哼……』
张郃懒得理会,径直丢下刘强走了。
张郃的护卫头目抱着胳膊站在刘强面前,『怎么?要不,小的代劳?』
刘强仰天长叹,最后还是自己用小刀割了脖子。
『死么了?挖个坑,埋了。』张郃咬着饼子,嘟嘟囔囔的说道,『那些兵卒能用的带上,赶快整编!不能用的叫他们滚蛋!我们没有多少时间了……』
张郃找步度根,却碰到了刘强,这让张郃有些意外,但是也有些疑惑,步度根这家伙,跑哪里去了呢?
……~(⊙o⊙)~……
步度根迷路了。
凤凰错:替嫁弃妃
鲜卑人熟悉大漠,在广阔的草原之中,就像是自家的后院一样,总是能找到方向,可是进了山,顿时懵圈。
这四周的山,怎么看起来都像是长得一个模样?
越是着急,便越是找不到方向,便越发的走错,然后就迷路了。
步度根也是蓬头垢面,完全没有了所谓鲜卑大王的模样,更像是鲜卑逃奴一般……
大概几百人跟着步度根,在奔跑了这么长的时间之后,不管是人还是马,都是疲惫不堪。
『别吓转了!』步度根慢慢安定下来,琢磨着继续吓跑也不是个事,『先找个地方定了,然后上山顶上看看方位……』
时间不长,有人生起了火,有火便多少有些希望。
扯了一些野菜,又杀了一头受伤的战马,每个人多少喝了些汤水,肚内有了食物,慢慢的也就安定下来不少……
派人出去找寻方向之后,步度根则是坐了下来。纵然是游牧之人,但是长期在马背上颠簸,腰背腿也是难受,尽量的撑开之后,喘出一口长气,心中却是被给各种情绪塞得满满的,有愤怒和疑惑,还有厚重的悲哀和无奈的凄凉。
虽然不知道离常山大营究竟跑出去了多远,可是那些人马的影子还在步度根眼前晃动,战鼓声和喊杀声也在脑海里回响,似乎还能感觉到箭矢还在飞驰,那些汉人骑兵一个个正昂首奋蹄,前仆后继的向他冲来,马背上的汉人面目狰狞的挥舞着血淋淋的战刀,似乎都在呼喝着,每个人都想要在他身上砍一刀,每个人都想要杀死他一次……
步度根哆嗦了一下。
赢得莫名其妙,输的更是莫名其妙,步度根至今仍然想不太明白,为什么就打赢了常山大营,当然更想不明白的是他忽然转眼又打输了。
『我明明……有那么多人……』
步度根喃喃的低声自语,声音很细很小,就像是喉咙当中的咕噜,然后很快就消失在山岚之中。
……(〒︿〒)……
渔阳。
议事大厅。
曹纯暴跳如雷,而一旁站着的沮授,却多少有些无可奈何的表情。他们预估过可能出现步度根大败的结果,但是没有想到的是,张郃竟然没有按照安排立刻回军渔阳,而是反其道行之,奔向了常山而去!
曹纯原先设想了许多结果,当然最好结果的是大胜,然后他就可以顺水推舟一般,将骠骑的势力在幽州连根拔起,也有想过坏结果,比如鲜卑人被击败了,然后他们就赶快收兵回城,固守渔阳。
但是曹纯没想到,也不能让他接受的是,张郃竟然在这样的关键时刻,带着人马向西而去!说是去找步度根,真是笑话,乱军之中即便是找到了步度根,又有什么用?
这实在是个坏消息,比张郃战败的消息,还要更让人担忧。即便是打仗打输了,甚至战死了,都是可以接受的事——这倒不是曹纯无视张郃的性命,而是本身战场就是凶险,谁都能知道,生死也就是常事。可是现在,张郃失踪了,说是往西走了,可是往西去,仅凭他那一点人马,又有什么作用?
莫非……
一个念头顿时就出现在曹纯心中,张郃怕不是要投敌?
若是早两天,曹纯也不会这么想,毕竟那个时候步度根才刚气势汹汹的杀往常山,骠骑之下似乎一片崩坏,胜利女神似乎也朝着曹纯掀起了裙摆……曹纯才露出幸福的笑容没多久,转眼之间就听到胜利女神冰冷的号令,『转过去,撅起来!高一点!』
这让曹纯非常失望,也非常生气,甚至有些害怕。这个打击来得太过突然,让曹纯一时无法接受,心中多少有些慌乱。
若是张郃真的投敌了,曹纯他又如何面对即将到来的恶战,又怎样面对曹操的期许和托付?曹操将如此大的重任交到他手中,结果转眼之间就是他手下的战将投敌,虽然多少可以推脱说张郃本身就有叛逆之心,但是这个自身管理不善责任,却是怎么也逃不了的。
更重要的是,张郃若真的投敌了,那么久等同给渔阳的兵卒带了一个坏头!
到时候骠骑人马兵陈渔阳城下,然后投敌的一群人在曹纯阵前述说陈列,怕是自家士气定然崩落,原本的战力怕是十分只能用出六七分……
投降了骠骑,眼见着能过好日子,而不投降么,要么战死,要么继续过苦日子……
到时候……
曹纯越想越是恼怒,额头上青筋蹦蹦直跳。
沮授站在一旁,看着曹纯来回踱步,像是困兽一般的乱转,感受到了曹纯此刻的失落和慌乱。这是曹纯来渔阳这么久,第一次流露出来的这么失态,这么焦躁的情绪。沮授甚至怀疑,此时此刻曹纯本人究竟还能不能冷静的思考问题?
这一切都是因为步度根的败落,当然,更主要的,也许是因为张郃的意外行动,没有按照原本计划的行动,让曹纯觉得一切事情,似乎失去了控制。
沮授虽然觉得张郃不至于投降骠骑,因为他想着按照张郃的性格,张郃应该不至于做出如此的行径,但是性格这个东西不是什么确凿的证据,也无法成为一个有效的保证。一个好性格的人,就不会犯错,不会犯罪了么?所以沮授也不知道应该说什么好,拍胸脯为张郃保证?说当年张郃投降曹操是因为在袁绍这里受到了歧视对待?然后张郃现在在曹操治下就没有受到任何歧视?
所以,沮授也沉默着。
说实话,沮授也有些震惊,他第一时间甚至认为这个消息,是假情报。
鲜卑步度根不是挺多人的么?
即便是站着让骠骑手下去砍,也是要砍上一段时间的罢?
鲜卑人怎么变成了这样?
如果自己早知道……
当然,马后炮自然人人都会,沮授也不能例外,只不过想了片刻之后,心绪还是落到了当前的局面上,若是真的张郃投敌,那么局势就转眼之间恶化得不成样子了!
再这样的情况下,沮授甚至都不好给曹纯说什么,至少不能主动说,毕竟之前沮授说待机而动,现在看起来就像是为了张郃打了埋伏。
张郃,张儁乂,到底想要干什么?
议事厅外,忽然有脚步声传来,曹纯和沮授顿时不约而同的将目光投了过去。
却是城中仓曹。
『汝有何事?』沮授皱了皱眉头。既然是城中仓曹,就不可能是张郃,亦或是外面的消息了,多半又是一些鸡毛蒜皮的琐事,便压抑着心情,上前问道。
仓曹看了看沮授,又偷偷瞄了一眼曹纯,本能的察觉到了有些不妙,强笑了两声说道:『也没有什么大事……』
『说!』曹纯瞪了过来。
仓曹一个哆嗦,连忙说道:『启禀将军,这个……仓廪之中,这个,存粮怕是有些不足了……还望将军早做定夺……』
『什么?!』曹纯大怒,一巴掌扇在了桌案上,『不是前些天……』
曹纯说到一半,猛然间反应过来。是,没错,前两天是还有一些,但是张郃出征,谁也不知道要打几天,所以自然给张郃的人马带出去了不少,城中当然就少了。
家有仙妻:boss,陪我捉鬼去
张郃行踪是个问题,渔阳之内的粮草也出现了问题,而且张郃原本应该运输过来的粮草,半路上不是被烧被毁了一些么……
难道说?
曹纯眼珠子瞪得大大的,心中的疑虑不断翻涌着,咕嘟咕嘟像是沸腾的水,脑海之中嗡嗡作响,甚至手也有些微微的发抖。
曹纯扶着桌案,半响无言。
曹纯挥手赶跑了仓曹之后,转头问沮授,『军师,若是以当前粮草,可维持几日?』
沮授低头回答道:『将军,大概还有一月之数……若是以小斗匀之,便可多撑十日左右……然此亦非长久之策,还是请将军再发消息,运送粮草为上……』
『再发粮草……』曹纯双手按照桌案之上,青筋毕露。
沮授低头,就像是地面上有什么好玩好看的东西,被吸引了全部的注意力一样。沮授知道让曹纯上报情调粮草,多少会让曹纯尴尬难堪,但是这又有什么办法?渔阳败坏又不是一两天的,早知道如此,当年袁熙南下投曹操的时候,曹操怎么不懂得阻止其搜刮?
现在渔阳家底败光,算是袁熙的锅?
就像是后世许多分公司,在年终汇报的时候,多少喜欢报喜不报忧,不到最后时刻,万不得已的情况下,一般是不会主动交代问题……咳咳,上报情况的一样,曹纯也不喜欢将渔阳的问题一次又一次的抛给曹操,那样除了能证明自己无能之外,并无半点的益处。
而且,若是再请粮草,那么就至少要说明原因,如此一来,张郃的问题就肯定要说清楚了……
良久,曹纯咬着牙,说道:『上报!此外……派人前往城北……搜寻野鼠!制作鼠肉!』

Categories
歷史小說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