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e87v笔下生花的都市异能小說 諸天普渡 牛油果-第758章 大蛇 (二合一章)閲讀-hn9t8

諸天普渡
小說推薦諸天普渡
苏州府衙。
“大人!我……小民所言,句句属实啊!”
王梓萌胖胖的身子站在堂下,撅着个肥硕的屁股,对着堂上的知府,满脸谄笑,殷切地说道。
知府手抚长须:“你击鼓所为,便是要与本官说这些?”
王胖子急道:“对啊!事关苏州府,甚至江南一道的安危,还请大人早做准备!”
他自以为说得已经够严重,但知府确仍然无动于衷,淡然道:“你且莫急,本官还没有问你,你是何人?”
“呃……”
王胖子挠挠头:“小民是、是异域之人,这是小民的路引。”
“异域?”
衙役呈上胖子递出的路引,知府拿在手里看了看,眉头微不可察地皱了皱。
禍國紅妝 央玥
毒愛邪君:鳳血皇後
异域之人,他倒不陌生。
朝廷早有文书通告,令天下各道州县对于近来涌入的怪人不必惊慌。
只要这些人遵守法纪,便不作理会。
也有提醒,这些所谓的异域之人,形形色色,好坏难分,居心难测。
危險婚姻:腹黑總裁的豪奪
所以知府知道此人是异域来人,心中就起了提防。
对于这胖子所说的事,却也不是很放在心上。
不谈其言真收难辨,就算是真,如今大唐各地皆有强军镇压,且有万佛罗天法界庇护。
便是真有妖人胆敢兴风作浪,也不可能掀得起什么大浪,根本不足惧。
思虑间,便有了决断,一拍惊堂木:“莫要胡言乱语!”
“人皇圣恩,允你等异域之人入我大唐,该当安分守己才是,百姓民生,自有本官计较,却非尔等所虑,尔等休要妄论国事。”
王胖子一急:“大人……!”
“啪!”
知府微怒:“来人,送他出去。”
香北求職記
“再要造谣生事,小心本官将你拿下下狱,定一个居心叵测,祸乱民生之罪!”
没多久,王胖子便被人架着扔出了府衙。
“草!”
王胖子站起来,捂着摔得生疼的肥臀,口吐芬芳。
恨恨地看了府衙一眼,唤出联络界面,在里面说了一句:“没辙了,这苏州知府不知道吃错了什么药,油盐不进,而且知道我来历后就变脸了。”
“看来我猜得没错,”
王艳在联络界面中回道:“大唐对于这次进来的玩家早就有防备,我们想要从官府方面借力,是不可能的了。”
“不是,我就不明白了,这不也是他们自己的事吗?”
王胖子抱怨地回道:“真让白蛇淹了苏州,对他们有什么好处?”
王艳道:“也许大唐有什么我们不知道的手段,这些日子,我发现大唐各地都驻扎了重兵,而且还有一个叫观天院的机构,遍布大唐境内,一般的角色,想要在唐境之中搞事,确实不大可能。”
李大雄道:“咱们这次面对的可不是什么小角色。”
“用得着你说?……等等!”
王艳声音一顿,过了一会儿才急声道:“白蛇青蛇来了!”
李大雄也说道:“我也收到了,该死,怎么这么快!没功夫再管别的了,现在只能靠我们自己了!”
“钱多多!立刻让人动手!”
“祝宗主,许教主,有劳二位增派人手,加快速度,尽快将罗刹江沿岸的居民转移到周边最近的山头!”
“其他人,马上到金山寺集合!”
王艳在联络界面中疾声道。
虽然从几天前他们就在朝廷这项工作。
不过沿岸居民颇多,而且他们也不是官府,很难得到百姓信任。
若不是施以重利相诱,根本不可能说得动那百姓。
在这期间,一直相要寻找到白蛇踪迹,没想到一点消息都还没找到,看样子“水漫金山”的剧情就要上演了。
目前为止,他们除了依靠众多的人手,和庞大的财力来转移居民这种笨办法外,也根本没有其他办法能阻止。
就算是这种笨办法,能用得出来,也要感谢王艳本身在现世的身世不一般。
她作为现世大华南天集团的二小姐,财力之雄厚,远超一般人的想象。
而且钱多多这个三钱集团继承人,也是她的发小,早就被她拉进了组织里。
金山寺。
法海端坐禅房,口诵经文。
在他身前,是一身僧袍的许仙。
听到外面的呼叫,法海停下诵念经文,凌厉英气的双眉一皱。
陈亦离开时,并没有直接抽身了事,不仅给他留下了一些极高明的武道法门和神通,以他的身份经历的一部分记忆也都给他留下。
所以法海对外面的两条蛇妖并不陌生,不至于被人打上门来还一脸懵比。
不过他对自己这段时日的“空白经历”已经懵了很长时间。
那个无声无息占据了他身躯的存在,手段之诡异玄奇,令他心中无比惊惧。
甚至他都不敢去“看”留在自己脑海里的那些武道神通和佛门妙法,哪怕这些神通妙法每一个都玄妙无比,常人得到其中之一,便能纵横天下。
而法海只想着如何将这些东西清除出去。
至于外面那两只蛇妖,他只当是那个神秘人招来的麻烦事。
不过虽不是他自己招的事,但对方是妖却是实情。
不仅是妖,还胆敢蛊惑生人,与人结合。
人妖殊途,此乃天地定数,岂容小小蛇妖祸乱?
所以法海对于被扣在寺中的许仙,倒也没有放出去。
閃婚蜜寵:狼性總裁要不夠
反而做得比陈亦还绝。
陈亦只是令他自己每日诵念经文,法海却是亲自以佛门棒喝之法,为他诵念经文,以梵音经声强行令许仙清除杂念。
简单地说,就是洗脑。
“法海!”
“你不敢出来吗?”
小青那嚣张的声音不断传来,扰得法海心中烦闷异常。
“小青!”
“娘子!”
许仙站起来,满脸惊喜和焦急掺杂。
“过了这许多时日,读了这许多经书,你难道还不能看破?”
法海淡声道:“贫僧早与你说过,你那夫人,乃是蛇妖化形。”
许仙只是摇头。
因为他知道自己辩不过对方,把人激怒了,到时受苦的还是自己。
“哼!”
法海见得他神情,知道自己多日来的苦功怕已是化作了徒劳,不由心中恚怒。
征途 雷雲風暴
振衣而起,袍袖一拂,便从禅房中消失,出现在金山寺前。
“大胆妖孽!”
“上次念你二人尚有几分良知,治水除疫,广积功德,才不与你等计较妖惑凡人之行,放你等离去,如今怎还敢出现在贫僧面前!”
法海厉声喝道。
之前虽不是他“自己”所为,此时却并未否认。
因为毫无意义。
其间因果,只能由他自己去担。
他撇不掉,也不敢撇。
“法海!”
小青叉腰骂道:“妖又如何?妖吃你家大米睡你家床了吗?我们是妖,可我们从来没有害过人命!”
“反倒是你这秃驴,自以为仗着法力无边,便拆散人家恩爱夫妻,强拘无辜之人!”
“我姐姐和许相公到底哪里得罪你了!”
被她厉色叫骂,法海反而不显怒意,合什淡然道:“人妖殊途,天地定数,你与人结合,便是不该,贫僧不收了你,便已是慈悲。”
“法海,”
一直沉默的白素贞开口道:“今日我不与你辩,谁是谁非,自有公道在,”
“我只问你,如何才肯将我家官人放出来?”
法海淡然道:“贫僧并未扣押许施主,许施主与佛有缘,留他于寺中,也是缘法所至,只盼他能早日堪破迷情,不为色相所惑,走上正道。”
“这么说来,你是断然不肯放了?”
“阿弥陀佛”
法海只是摇头:“许施主自有缘法命数,断不容你这蛇妖迷惑。”
“好,那便怪不得我了,”
白素贞面现绝决,隐隐还有着几分凄然:“今日种种,全是你法海逼迫,来日便有无边孽业,也当有你法海一份,”
“你自诩慈悲度世,便要看看你是否真的可以枉顾千万生灵性命,”
“否则,你想成佛做祖,也要先看你如何脱去这无边恶业。”
法海见她神色古怪,突起几分不祥之感,不由皱眉道:“妖孽,你待如何?”
“……”
白素贞尚未言语,便听远处忽地传来几声疾呼。
“慢!”
“几位且慢!”
几道人影飘忽闪烁,由远及近,十分迅捷。
这等身法,在凡俗之中已经是高明无比,但在法海和白素贞眼里,却连雕虫小技也算不上。
“嗯?”
法海一看,发现是几个凡人,哪怕几人都是世间少有的武道高手,但在他眼里,确实也与凡人无异。
随手便是僧袍一挥,王艳、李大雄等人就毫无抵抗力地远远飞了出去。
綜漫之某少年的冷門之旅 天國的紳士君
落在十数里之外的一个树林子里,王艳几人顾不上心中震惊,相视苦笑。
李大雄叹了一口气:“等级相差太大了,咱们连在他们面前说话的资格都没有。”
许开山站在旁边,从来没有消失过的自信笑意此时已经无法再维持,满脸不可思议:“这便是仙人之力?”
面对天下男子也不曾稍弱半分的阴后祝玉妍,此时也是难掩失落:“我等便是将武功练得再高,在此等伟力之下,又有何用?”
他二人是刚刚从双龙世界出来不久,是第一次来到别的世界。
晚安,軍少大人
这第一次就是跑到这种仙神横行的世界中,冲击之大,可想而知。
王艳见二人仓皇神色,心道不妙,赶忙道:“二位不必如此,仙人之力,移山倒海,摘星拿月,确实非凡俗可比,”
“而且那和尚名叫法海,别看他还不是仙人,其实比一般仙人都要强,”
“但我们武修一道,却也不弱仙道半分。”
李大雄知道自己刚才说错了话,这还没开始,自己这边两个主力已经丧失了斗志,那还怎么搞?
急忙安慰道:“不错!二位有所不知,仙道一途,虽有种种神妙,但武道一途,非但不弱,甚至多有胜出之处,”
“如今小须弥之中,最顶尖的那几位,大半都是修炼的武道。”
王艳接口道:“二位,小须弥中,有九大诸天界,诸天界中,高手无数,诸天界主,更是个个屹立绝巅,”
“相传,最弱的一位,乃是天上界主雄霸,一身神功绝顶,也是骇人听闻,自创三分神罡,能呼吸风云,摆弄乾坤,”
“举手投足之间,更能令天地色变,霜陨天降,毁天灭地,不在话下。”
“还有月神界邀月宫主,以一身明玉神功成就先天,身如明玉,能长春不老,更是夺天地造化,取日月精华,运使之时,圆转通明,真气永无衰竭之时,”
“邀月宫主曾以此神功,强行吞下明月星辰,以身化明月,成就先天大道,此所谓天地如珍,日月照我,天地日月,都可予取予求,滋养自身,霸绝天下!”
二人听得心襟神摇,眼中仿佛已见到她口中所说的绝世之姿。
祝玉妍心中一动:“那邀月宫主是女流之辈?”
王艳心中暗笑,说道:“正是。”
“她可是此间最强?”
“这……”
王艳犹豫了一下,正色道:“并不是,传说,小须弥为人所知的几位大人物中,最强的一位,乃是小雷音寺之主。”
许开山讶道:“小雷音寺之主?是佛门中人?”
李大雄摇摇头,接过话头:“不是佛门中人,那位,根本就是在世神佛。”
二人悚然之中,也有几分怀疑不信。
祝玉妍没有掩饰心中之疑:“难不成那人还是真佛降世?”
李大雄耸肩道:“是不是真佛不知道,但想来,就算是有真佛,也未必能与那位相比。”
王艳在一旁查颜观色,见二人疑虑未消,不由正色提醒道:“不论如何,二位还需谨记,小须弥中,这几位大人物是万万惹不得的,便是名讳也不可轻易提及,”
“虽然不大可能,但二位若真遇上那位小雷音寺之主,也万万不可无礼。”
二人相视一眼,心中虽不知作何想法,面上还是点头道:“多谢提醒。”
许开山又多问了一句:“不知那位小雷音寺之主名讳……?”
王艳摇头道:“很少有人知道,人人都只以佛爷、圣僧相称。”
说着,她心中也想起了当初所见,那如神话复苏般的画卷,那尊如星辰般的四臂观音像,仍旧铭刻在心中,震撼着她的灵魂。
不仅是她,所有见过的人,恐怕都不可能忘却。
“法海!”
“是你逼我的!”
“便有无边恶业,你也难逃!”
就在几人说话间,一个响彻天地的声音,震得众人耳中生疼。
众人只觉头顶一黑。
“这……!”
众人抬头,瞬间便陷入呆滞。
天空已经被一个庞然大物遮挡了一大半。
那是一条大得无法形容,同样,也美得无法形容的蛇!
一条通体洁白,周身鳞片如同无暇白玉雕琢而成的大蛇。
头尾之上,还有着一根根细长的天青色如宝玉雕琢的翎羽。
一双蛇瞳,比晴空碧海都要清澈湛然,天地都在其中映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