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86on寓意深刻言情小說 位面之狩獵萬界笔趣-第一千一百一十三章 撕票分享-qk0nf

位面之狩獵萬界
小說推薦位面之狩獵萬界
感谢:‘08a’兄弟和‘书友161009181731662’兄弟的打赏,夏天拜谢了。
听到‘金蝉子’质问,‘黄少宏’连忙传音道:
“放心,就这一下,我就是吓唬这猴子而已!”
滅世大磨 大道之上
‘黄少宏’说完拔出那把插在‘金蝉子’肩头的匕首,又插在他大腿上,然后对朝他凶狠呲牙的六耳喝道:
“还不照我说的去做?我很凶残的!”
唐僧:“……”
他感受到腿上传来的剧痛,疼得眼泪都出来了,他不是哭,只是他现在是普通人,剧痛之下,眼泪止不住,此时只觉得骂点脏话才能痛快,只是他是出家人,不好开这个口,只能忍着,心里骂娘!
吃人蝴蝶:荒村驚魂
‘六耳’还是没有扔掉手里的棍子,而是恶狠狠的呲牙道:
“你杀啊,这臭和尚没事儿就唧唧歪歪的讲大道理,要不是有观音给他的紧箍咒,俺老孙早就将他打死吃肉了,哪还轮得到你来杀?”
他说着竟然迈步接近过来,同时嘴里还叫嚣道:
帝國甜婚:求娶天價小蠻妻
“你要杀快杀,回头俺老孙将你打死给他报仇,也算给观音菩萨一个交代了,到时候俺老孙就自由了,你倒是快杀啊!”
‘黄少宏’不由得感叹,这年头连猴子都会演技了。
要不是知道这‘六耳’的底细,怕是根本不会怀疑这死猴子的身份吧。
‘黄少宏’才不信‘六耳’不怕,这猴子搞出真假美猴王的事情,就是想代替‘孙悟空’修得正果,有这个心,他绝不会让‘金蝉子’死了。
当即传音给‘金蝉子’:
“放心,我就是吓唬吓唬,绝对不会在伤害你了!”
‘金蝉子’本来疼得直哆嗦,不过也没有什么过激举动,但一听‘黄少宏’说这话,手刨脚蹬的就要跑。
‘黄少宏’好笑的将他按住,传音道:
“这回是真的,你跑什么啊,我说不伤害你了,你这一跑,万一我条件反射给你一刀,你说你冤不冤!”
‘金蝉子’听他话中有威胁之意,这才放弃挣扎。
就在这时候,‘黄少宏’却一把掐住‘金蝉子’的脖子,将其提起当作盾牌,朝后面迎去。
‘嗡’
那根酷似‘金箍棒’的铁棒,在‘唐僧’眉心一寸处停了下来,棒身急速抖动着,发出如同蜂群一般的振鸣之声。
‘嗖’
原本那个朝‘黄少宏’呲牙发狠,向他走来的‘六耳’,在这一刻化做了一根猴毛。
却是‘六耳’不知什么时候,用猴毛变成自己,他自己则用了个脱身法儿,绕到了‘黄少宏’身后进行偷袭。
‘黄少宏’哈哈大笑:
“还说你不在乎唐僧?让我抓住了吧,你自己考虑清楚,要是不跪下,你这师父就得死!”
‘黄少宏’说话的时候还是笑着,说道最后,脸色已经阴沉无比,身上散发出丝丝杀意。
此时便是‘金蝉子’都有些怀疑这货是不是要真的干掉他了。
武猴
尤其是‘黄少宏’手上的匕首,已经刺破‘唐僧’脖颈的肌肤,鲜血顺着伤口就流了下来,染红了僧袍。
‘当啷’
‘六耳’扔掉铁棒,双腿扑通一声跪在‘黄少宏’面前:
“别杀俺师父!”
‘黄少宏’笑了,他早就笃定‘六耳’想要修得正果,必然要保唐僧性命。
左手一张,一条墨色锁链脱手而出,一头被他抓在手中,另一头直接将‘六耳猕猴’五花大绑起来。
‘六耳’双膀一晃,就想将铁索崩断,可这时候,那铁索上面,瞬间亮起玄奥的符文,竟然把‘六耳’这个太乙金仙的法力生生镇压了下去。
“吼!”
‘六耳’还要挣扎,可他越是用力,那锁链上面符文的光芒就越盛,铁索就越是收紧,最后勒的他都喘不过气来。
‘黄少宏’祭出的锁链,是他在‘聊斋世界’中,得到的‘捆龙索’,就是‘大禹王’锁‘无支祁’的那根锁链,上面有‘大禹王’留下的上古镇妖符文。
‘无支祁’是上古水神,也是一只神猴,说起来还是‘孙悟空’的原型,这‘捆龙索’既然能锁‘无支祁’,那锁‘六耳猕猴’自然也不在话下!
‘黄少宏’见‘捆龙索’得手,这才走过去拿起‘六耳猕猴’的棍子,入手就是一沉,竟然比他那两柄铜锤还要沉重,和‘孙悟空’的定海神针铁差不多少。
想来这就是‘西游原书中’记载的,与‘如意金箍棒’不相上下的‘随心铁杆兵’吧!
‘六耳猕猴’跪在地上,咬牙切齿的看着‘黄少宏’呲牙道:
“俺必杀你,俺必杀你!”
醫見傾心:娘子不好惹 林洛書
‘啐!’
‘黄少宏’直接吐了‘六耳’一脸唾沫,然后一脚将其提到,踏在‘六耳猕猴’脸上:
“我现在羞辱你,你都不能把我怎么样,拿什么和我斗啊?”
说完露出气死人不偿命的笑脸,‘黄少宏’感觉自己现在就有种反派BOSS的即视感,果然欺负猴很爽,让你们在峨眉山抢包。
‘六耳’气的都炸毛了,哇哇大叫。
‘黄少宏’一拳将其打晕,整个世界才清净下来。
然后朝装作吃草,慢慢靠近过来的‘白龙马’笑道:“再过来我就把他俩都弄死,信不信?”
‘白龙马’立刻止步不前,马嘴开合,口吐人言:
“道友究竟和人?为何要与我们师徒为难?”
‘黄少宏’呵呵笑道:“你去和‘多宝如来’说,这师徒四人我都带走了,想要唐僧,就拿诛仙阵图来换,否则我一天干掉一个,四天就一窝端了!”
他说完已经将‘唐僧’用胳膊夹住,然后一手拿着‘随心铁杆兵’,一手扯着‘捆龙索’带着‘六耳’直接御空而起,朝远处飞去。
‘白龙马’见此,调转马头,朝西方飞奔而去,四蹄踏动之间,脚下生云,竟然腾空而起,然后再空中,白马一个翻身,化作一条白龙,向大雷音寺的方向求救去了。
且说‘黄少宏’飞出不到百里,‘猴子’和‘八戒’就飞过来与他回合,‘猪刚鬣’和‘沙悟净’都被他们打晕,五花大绑提在手中。
翌日,豳州阵前。
‘黄少宏’将‘金蝉子’师徒四人绑了押在‘帝释天’搞出来的迷雾之前。
迷雾之中,一个手持金刚杵,英武男子,骑着白象缓缓走出。
同时‘观音菩萨’也显露身形。
骑白象的男子,朝‘黄少宏’喝道:
“吾乃帝释天,孽障还不放人!”
‘黄少宏’却是半点不理会他,只朝‘观音’说话,问道:
“带阵图了吗?”
‘观音’凤目含霜:
“黄教主,你难道真要与我佛门不死不休么?”
‘黄少宏’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拿出‘倚天仙剑’,在‘猪刚鬣’不敢相信的目光下,直接刺入其后心。。
‘观音’救援不及,顿时动了杀机就要出手,可下一刻她停住了,因为‘黄少宏’把剑尖抵住了‘金蝉子’的后心。
“今天就这样,明天不带阵图,接着杀!!”
‘黄少宏’说完就带着人,大摇大摆的返回营地。
‘观音’神识扫过,证实死的确是‘猪刚鬣’无疑,叹了口气,挥手将残尸震的粉碎。
却不曾想就在她震碎尸体的一柱香之后,‘老猪’在摸着心口,抱怨道:
“主人你也太狠了,你说今天让我变作‘猪刚鬣’,混在取经队伍中,防止‘唐僧’被人劫走,结果你竟然撕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