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伶金屋

火熱連載都市小說 迷途的敘事詩 txt-第三章 我們在學習……推薦

迷途的敘事詩
小說推薦迷途的敘事詩迷途的叙事诗
宫装长裙,颜色如画,分明仍然是过往的那位二八年华的少女,悠悠千载岁月时光匆匆而过,却没能够在她身上留下任何的痕迹。
这个像是仙子一般的少女,此时此刻就站在巨大的平台广场上,她的表情一点一点的变幻,似喜似嗔:“老师!”
“明珠,好久不见了……”
夏冉举起手来轻轻的挥了挥,算是打了个招呼,表情显得稍稍有些怪异。
在那个陌生的入队申请突然出现的时候,他就已经预见到了这一幕,但是等到它确切成真的时候,还是觉得有些如在梦幻一般,自己的这位便宜弟子居然追到空间这里来了?
确认了自己终于是找到了老师的欧阳明珠,似乎是想要下意识的飞奔过来,但是才快快的迈出两步,又马上醒悟了过来,于是连忙放慢了脚步。
当然,也就是相对放慢了,依然还是快步走,只是相对而言显得比较矜持……
刚刚提起心来的魔术师这才松了口气,他刚刚真的是下意识的捏了把冷汗,毕竟他就怕自己的女徒弟像是乳燕投怀一般扑过来……那样的话,就真的让他手足无措了。
怎么回应?
直接条件反射一般的避开的话,未免太过伤人心了……但要是不避开,任由明珠扑进自己怀里的话,又觉得哪里不太对劲,这可不是自己的妹妹,而是自己的学生。
别的都不说,冷着一张小脸,目光漠然的阿尔托莉雅,此时此刻就在那边冷眼旁观着呢。
毕竟虽然不是队长,但至少也是团队之中的重要一员,所以入队申请这种团队信息,阿尔托莉雅自然也是接到了通知的……她本来还有些搞不懂是怎么一回事,赶回来之后正好就看到了这一幕。
坦白地说,这本来是一件好事,毕竟阿尔托莉雅和欧阳小姐也算是认识的朋友。
但是就是不知道为什么,她现在却是一点儿都高兴不起来……当然,阿尔托莉雅并不会因此迁怒欧阳小姐,她只是将不满的情绪都对准了自己的御主。
嗯,而且她也不觉得这是自己犯小性子,而是认为一定是因为御主太过不着调了,刚刚都还在故意激怒自己……所以自己心情不好,对他有些情绪,这难道不是理所当然的吗?
“老师……我……我……”
这个时候,已经来到夏冉身前的宫裙少女,紧紧的咬着下唇,细细端详了他一番,微微怔了片刻,才终于开口,只是话才刚刚出口,就有些说不下去了。
终于找到你……
记忆里的那段微温的时光,似乎也都已经因为过于久远,而蒙上了一层朦胧模糊的失真之感……
但是毋庸置疑的是,那段极其短暂,仿若昙花一现的时光,是欧阳明珠一生之中不可多得的宝贵回忆。
她永远不会忘记,在当初自己父母双亲被杀害逼死,自己也险些糟了那个恶贼的毒手的时候,是谁对自己温柔的伸出了援手……那时候发生的一切,对于一个天真烂漫的女孩子而言,无异于天塌了下来。
仿佛整个世界都一下子失去了光明,黑暗了下来。
而在那个时候,重新帮她撑住了天塌的人的身影,自然永远被铭刻在少女的记忆之中,心灵之中,灵魂之中,无论如何都无法忘怀。时光虽然无情,但总有些东西是它无法磨灭的。
“咳咳,别激动别激动……”
看着这个眼圈发红的女孩子,声音似乎都有些哽咽起来,夏冉心里顿时有些发毛。
他当然也知道这是什么原因,在一个少女最为绝望,在她的世界无边黑暗沉沦的时候,要是有人挺身而出,救她脱离苦海,那么自然会留下最深刻的好印象。
英雄救美的套路这么老套,但也只是老套,而从不过时,说明就是很多人都吃这一套。
尤其是欧阳明珠的遭遇还要更为悲剧一些,作为一个富家千金,大家闺秀,她曾经天真烂漫,不谙世事,不识人心险恶,而且本身也是心地过于善良。
所以当初她只是去寺庙上香,遇到落魄的南疆巫祝厉江流,也会心生恻隐,不忍看见这素昧平生的落魄之人凄惨落幕,死于非命,所以主动伸出援手,想要救助对方。
结果却是厉江流对她一见钟情,然后恩将仇报,下蛊咒杀她父亲,简接害死了她母亲……
在被她撞见之后,发现自己犯下了大错,没有事先调查清楚,厉江流的第一反应不是想办法弥补或者赎罪,而是干脆一不做二不休,直接将欧阳明珠的魂魄也拘走了。
被这样丧心病狂的人喜欢上,欧阳明珠可真是倒了八辈子血霉。
这样的遭遇自然也给少女留下了非常重的心理阴影,一定程度上改变了她的性子,她不会再对不相干的人随随便便发善心,而且也天然的对不认识不熟悉的人,下意识的就抱有某种警惕性与戒备心态。
这样的变故让她很难再对其他人敞开心扉,但反过来,却会让她更为信赖看重已经熟悉的人,已经建立起感情的人……
而且最糟糕的就是,现在看来,时间流速的不同并没有能够改变什么,对矫正欧阳小姐的心理状况貌似没有能够起到什么正向的作用,反而还加剧了她的病情。
果然,回忆总是能够无限美化曾经的人和事……
摇了摇头,魔术师也细细端详眼前的宫裙少女,他的眼光有多么毒辣,这一点自然是不必说的,因此自然一眼就看出来了,关于欧阳小姐现在的成就。
尽管少女一身鹅黄色的宫装,翠绿色的长裙,浑身气息收敛得圆融自若,返璞归真,看上去与常人无异。
但是夏冉却能够看出,在虚空之中,有一层虚实不定的璀璨神环,围绕在少女的脑后与身侧,似乎隐约要凝结出“道”与“理”的玄奥,显化气象万千。
少女身上更是净光氤氲,肌体仿若是在盈盈发光,每一寸神意,每一寸灵肉,都似乎是蕴藏着无尽的变化,将天地之间的灵气尽纳其中,如同海纳百川,调和五行。
水之润下,无孔不入;火之炎上,无物不焚;雷之肃敛,无坚不摧;风之肆拂,无阻不透;土之养化,无物不融……
相生相灭,循环无尽。
千变万化,何者非我?
甚至于在少女身周的虚空之中,已然隐隐约约出现了一些深沉幻灭的光点,载沉载浮。
“你还是走到了这一步,想必吃了不少苦吧?”
夏冉多少有些动容,他下意识的伸出手来,迟疑了一下,还是轻轻的按在来到他身前的女子的头上,轻轻的揉了揉,目现怜惜之意。能够一路走到这一步,这也是他没有想到的。
毕竟这可是欧阳小姐一步一个脚印,踏踏实实修行锤炼出来的道果,可没有办法取巧。
由此也可见,欧阳小姐独自一人在那个世界,这些年来过得有多么辛苦……毕竟修炼修炼,有修自然也得有炼,只是闭门苦修是不行的,若无压力磨炼,也很难验证自身的修行成果。
结合不久之前,那只大眼珠子透露出来的消息,夏冉能够想象得到,这个在自己印象里一向有些柔柔弱弱的感觉的女子,不知不觉间竟也成为了一方修行世界的大人物了。
人仙绝巅,陆地至尊,不知道多少修士眼中的高高在上的一尊女仙,在世仙神。
“没有,没给老师你丢脸就好……”迅速的收敛了自身的情绪,欧阳小姐好像刚刚的失态都是幻觉一样,她一点儿都没有抗拒老师施展的摸摸头,而是很开心的展颜一笑。
“要是你这样的弟子都还给老师丢脸的话,那世上的其他学生也是该找块豆腐一头撞死了……”
魔术师也是轻笑着摇头,放下手来,同时微微拉开了一些距离。因为少女身上的清冷香气扑面而来,宛如是清水荷花一般,摄人心魄,距离太近的话,让他多少有些不自然。
同时他也忍不住的在心里嘀咕着,难怪自己之后每每兴起想要招生的想法,最后都是不了了之,都是因为明珠这个好苗子珠玉在前,将自己的标准线拉的太高了。
超棒的小說 迷途的敘事詩-第三章 我們在學習……看書
一般的货色都难入法眼,根本就提不起兴趣。
将心里的想法驱逐出去,夏冉转而想到了一件事,于是开口问道:“话说回来,明珠你是怎么找到我的队伍的?”
优美都市言情小說 迷途的敘事詩 愛下-第三章 我們在學習……推薦
这是他有些疑惑的一个问题,自己的通讯录上就没几个迷途者的联系方式,而再加上又没有想过要扩编,觉得队伍里就只有自己和阿尔托莉雅其实就挺好的,所以也没有出去打过广告。
不管是团队编号,还是个人编号,空间里都没有几个人知道才对,所以说,欧阳小姐是怎么精准的锁定了自己的所在团队,并且发出入队申请的?
察觉到老师放下手来,并且自然而然的和自己拉开了一些距离,欧阳小姐的眸子深处闪过一抹失落,只是转瞬就被敛去。她很好的隐藏了自己的情绪,退后几步,抿唇轻笑道:
“是这样的,老师,我在进入了这个地方之后,就得到了一个提示,说是我的主世界有过被其他迷途者造访的记录……”
根据欧阳小姐的说法,就是她得到了空间的提示,查询了历史记录,最终才查到了自己老师的个人信息,根据链接页面发出了对应的入队申请。
听上去貌似是合情合理,只不过……
魔术师眨了眨眼睛,这种事情他还真的不知道。
原来迷途者的主世界被其他同行造访过,还会得到提示?
就他所了解的情况来说,貌似是每个迷途者的主世界都会被空间天然屏蔽,防止其他迷途者误入其中才对……反正虚空无量,诸有无穷,百亿恒河沙之数量,在其中也不过沧海一粟。
反正有真正意义上的无限世界可以选择,犯不着冒着内讧的风险,空间就连成员之间的互相残杀都是不提倡不允许的,会有这样的内部保护规则也很正常。
而要是迷途者在成为迷途者之前,那个世界就已经被其他迷途者造访过了的话,这个就没有办法了。
反正夏冉也的确没有听说过,这种情况还能够查询历史纪录,找到对应的迷途者的个人编号之类的……虽然都是空间,但是白色空间又不是QQ空间,迷途者里也没有什么VIP会员的说法。
难不成还有什么隐藏的黄钻用户,可以查看所有的访客记录?
就是因为这么一个原因,魔术师对欧阳小姐的说法存疑,只不过他只是看了一眼宫裙少女,就没有再纠结什么了。
其中或许有些隐情,但是欧阳小姐没有欺骗自己的必要,况且作为一个刚刚进入空间,获得正式编制的萌新,她就算是想要找个理由,也不应该找这种蹩脚的借口。
以她的冰雪聪明,肯定会仔细打听一番,摸索清楚空间里的规则,再找个合适的理由来应付才对。
所以或许的确是另有隐情,但是很大可能是她自己都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而能够有权限让空间做出不同的变化与安排的,应该只有上层领域的那些上位者。
夏冉暗暗猜想会不会是已经有空间大佬同样盯上了自己,就像是不久之前的那位佛门大佬一样,这是提前向自己释放善意?
这是有很大可能的。
只不过他倒是表现得若无其事的样子,装作很是轻松的就相信了自家学生的说法,转而向欧阳小姐问起了自己等人离开之后,仙剑世界的变化。
边上的阿尔托莉雅也听出了问题,只是眼看自己的御主装傻,她想了想,自然也没有说些什么。
“……云天河和韩菱纱的儿子?”魔术师挑了挑眉毛,感觉自己又听到了一个不得了的消息。
“嗯,这是我唯一收下的弟子……”说到自己也已经收徒的这件事,欧阳小姐表现得颇有些不好意思,难为情的看了自己的老师一眼,才继续说下去。
“我记得韩菱纱的身体似乎有些问题来着,而且她的阳寿很短……”夏冉轻轻蹙起眉头,想到了这么一茬。
“是的,韩姑娘的身体有问题,而且阳寿本就短暂……”欧阳小姐苦笑着,“而且那时候我未进四境,也帮不了她太多,在生下孩子之后不久,她便去了……”
如果不生育的话,或许还能够活到三四十岁,毕竟生育本来就很伤女子元气,更加别说韩姑娘身上的一堆毛病了。
体寒,短命,元气因为望舒损耗得很严重……
“不过这也的确是她会做的选择……”夏冉有些缅怀的叹息一声,也有些钦佩的笑了笑,要是可以选择的话,那个敢爱敢恨的红衣少女,肯定是会这么选的。
而欧阳小姐在那个世界里,也的确只有那几个人可以做朋友了。
这么想来的话,或许在这些年来,那几个熟人也是为了人间出了不少力气,至少没有让重担都压在自家学生的肩头上。
他有些怜惜的看了一眼欧阳小姐,要是真的像是自己一开始想的那样,那个世界的人道重担都压在她身上的话,那么他都觉得很过分,说不准会气得浑身发抖,大热天的全身冷汗手脚冰凉。
明明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子,但是整个世界都充斥着对她的压迫,还能不能好了?
在心里打了一通拳,魔术师收敛所有的思绪,淡淡笑了笑:“算了,过去的也都过去了……明珠你还有什么需要做的吗?如果没有的话,我们先回现实世界去吧。”
“没有了,一切全凭老师做主。”宫裙少女连连摇头,她微微翘起嘴角,像个普通的女孩子正在撒娇一般。
“那就这样吧……”魔术师点点头,正准备选择登出,又似乎想到了什么,发现自己忽略了一个人。
他连忙转过头去:“阿尔托莉雅……”
“没了!”骑士少女没好气的直接回答道,打断了他的话语。
“……”
夏冉的表情凝固,自己明明还什么都没问。
她为什么还在生气?
女孩子的心思真的好难懂啊。
……
……
“我就知道,忘记这件事了……”
现实世界里,自己熟悉的卧室之中,夏冉从久违了的床铺上坐起来,一脸淡定的模样。
在他房间里,一身宫裙的少女就站在他的床前,好奇的打量着四周的环境设施……
因为是以他的现实坐标作为锚点,将队友一并带了回来,所以队友出现也会在现实世界之中的他的位置附近。
曾经的阿尔托莉雅也是这样,不过后来在空间里设置了一下,就不会再出现这样的尴尬局面……直到现在,欧阳小姐加入队伍,被带入现实世界之中。
夏冉才忽然想起来,自己忽略了这件事。
不过问题也不大,没什么好怕的……他眨了眨眼睛,觉得也就是那么一回事。
“老师,这个……这个就是你的世界吗?”欧阳小姐在这个时候,已经不禁蹙起了纤细秀气的眉毛,她在昏暗之中一边问道,一边悄悄的看向床上的少年。
虽然老师衣着整齐得体,没有什么不堪入目的情况发生,可是这情景还是让她禁不住的俏脸绯红一片。
“是的,灵气低微,环境恶劣,是这样的了,别抱太多期待……”魔术师随意的点点头,紧接着脸色微微变化。
他听到了急促熟悉的脚步声在外边的走廊上传来。
下一刻,他的卧室门就被直接打开。
还穿着一身睡衣的黑发少女的身影出现在门边,微微喘息着,有些慌乱失措的样子:“我、我刚刚……做了个很长很长的梦,好像、好像是在梦里过了一年……”
话音戛然而止。
雪之下雪乃凭借门外走廊照入房间里的光线,看到了那个站在某人床边,宫装长裙的陌生女子的窈窕身影。
“……”
“……”
“咳咳,这位姑娘是我的一个学生,我们刚刚正在讨论学术问题……”魔术师轻咳一声,真诚的解释起来。

Categories
其他小說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