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伶金屋

扣人心弦的都市小說 大唐掃把星-第552章 老許,你這個烏鴉嘴熱推

大唐掃把星
小說推薦大唐掃把星大唐扫把星
针线一穿进脸颊,布失毕就痛不可当的挣扎了起来。
可李敬业多大的力气,一只手控制住他的脑袋,一只手挡在前方,不给他的手去触碰。
“不行,动的厉害。”
贾平安本就是个二把刀,针线就是有一阵子自己缝补过些东西,但那手艺没法看。
单身狗就是这般……
现在用单身狗的针线手艺去缝伤口,贾平安觉得很刺激。
布失毕还在挣扎,贾平安怒了,“敬业,你行不行?”
李敬业恼怒了,“行!”
说完他上床,一下就压住了布失毕。
他按着布失毕的双手,压着他的身躯……
和布失毕面面相觑。
卧槽!
这样也行?
他一针下去,布失毕想甩头,李敬业用额头顶住了他的额头。
敬业这娃的牺牲太大了。
贾平安一针接着一针,至于到时候取线的后果他压根没想过。
布失毕挣扎了许久,终究无用,他喘息道:“如何?”
“菊势大好。”
伤口缝好,贾平安犹豫了一下,“好像是什么里面一层,外面一层?要不拆掉,再缝一次。”
“本王宁可死。”
布失毕说话后愣住了。
怎地说话不漏风了?但剧痛难忍。
外面的人只听到里面的动静不小,有人实在是忍不住了,就推开些门看了一眼,回头,众人目视他。
啥情况?
这人瞪眼,“那个……那个唐人在压着国主。”
“什么压着?如何压着?”
布失毕的心腹心急难耐。
“就是……”这人一脸震惊,最后比划了一个手势,就是那种手势。
卧槽!
一群人都懵了。
许敬宗干咳一声,“定然不是。”
门开了,贾平安疲惫的出来。
接着就是李敬业,也是疲惫的模样。
想按住一个拼命挣扎的成年人,真的不容易。按照李敬业的套路,还不如一拳打晕。
众人进去一看,医者欢喜的道:“竟然封口了?”
等看到那缝制的伤口时,医者先是一怔,然后一拍脑门,“这样也行?”
另一个医者却兴奋的道:“当然行。以前我处置过外伤,原先有个口子,用布条收紧粘在一起,那肉竟然就长在了一起。脸上不好包,可武阳侯竟然天才般的想到了用针线封口的法子,妙啊!”
另一个医者问道:“那些包扎的都好了吗?”
“好些都死了。”
布失毕痛的不行,本来听到妙极了时心情振奋,此刻听到这话,脸都黑了。
贾平安洗手进来,两个医者请教。
“敢问武阳侯,这缝制伤口可有把握?”
“当然有。”
贾平安淡淡的道:“每日我这里会派人来处置伤口,伤口不可触碰别的东西,只要如此,七成把握能活过来。”
恩人呐!
布失毕的泪水都出来了,却是痛的。
出去后,许敬宗说道:“你说七成,若是布失毕死了如何?”
“他死了就说有人弄了脏东西在伤口上。”
当天夜里贾平安睡的很沉。
第二天早上醒来,他才想到伤口容易引发高热的事儿。
“弄一碗馎饦来。”
他一边吃馎饦,一边听着百骑在汇报情况。
“如今城中有大将羯猎颠坐镇,昨日他带着人出手,抓了数十人……”
“等等。”贾平安放下筷子,“抓了什么人?”
百骑说道:“抓的大多是官员将领。”
这是布失毕要大清洗吗?
贾平安没兴趣管。
吃完饭,他去了王宫。
“没发热?”
布失毕的脸色看着还不错。
超棒的小說 大唐掃把星 txt-第552章 老許,你這個烏鴉嘴讀書
运气不错。
布失毕不敢说话,眼中全是感激之色。
两个医者低着头在请教贾师傅。
贾平安随意忽悠着,一时间竟然多了两个崇拜者。
布失毕的心腹陪着他出去,一路感激之情……如滔滔江水延绵不绝。
“那些逆贼,等国主能说话了,定然让他们死无葬身之地。”
咦!
贾平安一怔,“羯猎颠昨日不是清洗过了吗?”
心腹笑道:“昨日羯猎颠是义愤填膺,冲动出手,早上已经来了宫中请罪。”
贾平安点点头。
不对!
他想到了一件事儿。
羯猎颠迎接了使团后就消失了,说是去巡查。
可大唐使团都来了,你巡查个什么?
此刻最要紧的就是稳住都城,而不是出去浪。
而后都城内一场混乱,那利的谋逆没有溅起一点浪花。
羯猎颠被召回,随即出手抓人。
义愤填膺。
羯猎颠是冲动人设吗?
贾平安止步,对心腹歉然一笑,低声问了通译,“被抓的是什么人?”
通译说道:“都是重臣。”
卧槽!
“羯猎颠此刻在何处?”
“他出了王宫后就回了自己的官廨。”
看来并无可疑之处。
可贾平安记得后续大唐征伐过一次龟兹,随后就把龟兹纳入了大唐的治下。大唐有的规矩,这里照样复制。
那一次谋反是怎么回事?
贾平安在努力的想着。
但怎么都想不起来。
走到大门口时,心腹笑道:“多谢武阳侯,等临行前,我定然设宴送行。”
不该是重臣来送行的吗?
贾平安猛地回身。
“那些重臣呢?”
若是被杀,那就是冲动。
若是不杀,那冲动个鸡儿!
“被关押在军中。”
心腹在笑,很是欣慰。
看过三国演义吗?
贾平安想叹息。
关押在军中,特娘的这分明就是权臣的举动。
“那个……问一下,羯猎颠的性子如何?”
“憨直。”
“对国主忠心耿耿。”
忠心耿耿就该去拜见许敬宗,交换意见。
而不是我行我素。
这特娘的没问题我把这王宫的大门嚼吃了。
贾平安转身进去。
心腹诧异,“武阳侯这是忘了什么,叫人去取就是了。”
到了寝宫里,贾平安把自己的猜疑说了出来。
布失毕无法说话,只是强笑摇头。
心腹在边上说道:“羯猎颠是国主最为信赖之人。”
贾平安无语。
心腹问道:“武阳侯在想什么?”
“我在想一个人……”
“谁?”
“吕布。”
贾平安随即回去。
“此事不妙。”
贾平安把自己的分析说了,许敬宗第一个念头是:“这是权臣的做派!”
果然,大唐但凡有些文化的人都知晓这么做不对。
但布失毕却依旧信任羯猎颠。
这便是魔怔了。
历史上许多大佬都蜜汁自信,觉着自己能控制住心腹,直至心腹拎着长刀冲进来,他们才知晓自己眼瞎了。
贾平安幽幽的道:“可布失毕的人说羯猎颠憨直。”
许敬宗一脸不屑,“老夫当年在瓦岗时经历了许多争斗,那些所谓憨直的,大多活到了最后。程知节憨不憨直?当初也说憨直,可此人比老夫还狡猾!唯一憨直的大概就是薛万彻。”
“布失毕竟然这般蠢吗?”
包东一脸跃跃欲试,“这个龟兹王,我也能做做。”
贾平安指着他,“毒打!”
雷洪扑上去就是一顿暴打。
包东晚些鼻青脸肿的蹲在那里,许敬宗叹道:“许多话不能说,你是玩笑,可传到长安就是你有异心。小贾让人毒打你一顿,这是情义,否则不管不顾,回到长安只管交代一句,你这辈子就别想再出长安城。”
包东低着头请罪。
贾平安淡淡的道:“回到长安之后,五香楼,请兄弟们去一次。”
包东如丧考妣。
雷洪笑道:“他最近花销好大。”
活该!
贾平安吩咐道:“盯着羯猎颠,还有他的心腹。”
“武阳侯,那个宋娘子来了。”
许敬宗干咳一声,“好男儿就该勇往直前,错过了,以后到有心无力时,你知晓何为痛彻心腹!”
李敬业看着有些欲言又止,许敬宗和李勣如今也通过贾平安缓和了关系,所以爱屋及乌,就笑道:“我和英国公都是瓦岗的老人,看着你就和看着自家孩子一般,有话只管说,难道老夫还会怪罪你?”
说着他笑了起来,颇有慈祥老爷爷的风范。
贾平安刚想阻止,李敬业已经迫不及待的说道:“许尚书,你这话让我有些难过。”
“为何?”许敬宗抚须,觉得老李的孙儿很有趣。
李敬业叹道:“我觉着你如今就在经历有心无力……”
老夫一掌拍死你!
许敬宗的脸黑了,但有言在先,所以只能强笑道:“老夫自然不是。”
李敬业摇头,“我和那些兄弟平日里经常相互调侃,但凡真厉害的,定然会说自己不行。但凡不行的,越不行就越喜欢吹嘘……”
这倒霉孩子!
在许敬宗吐血之前,贾平安一巴掌就拍走了李敬业。
百骑的调查很快就有了结果。
“羯猎颠和心腹们在议事。”
“他的麾下呢?”
“他的麾下在城南,外围有拦截,不好靠近。大概八千余人。”
许敬宗倒吸一口凉气,“布失毕能信赖的有多少人?”
“不到三千。”
贾平安骂道:“这是授人以柄,不,是太阿倒持!”
许敬宗霍然起身,“羯猎颠怕是在盯着咱们!”
贾平安点头,“他在等咱们离去。”
羯猎颠现在就一心期盼着大唐使团赶紧滚蛋,然后他一扫龟兹。
“他不怕大唐?”
许敬宗觉得羯猎颠的胆子太大了。
是啊!
羯猎颠当年被郭孝恪一战击败,并且被俘。时隔许久,是谁给他的勇气?
老梁?
贾平安沉思。
许敬宗也在沉思。
“要不,赶紧先离开再说。”
贾平安抬头,“许公,一旦离开,龟兹的局势就乱了。”
许敬宗给他使眼色:小贾,死道友不死贫道啊!
贾平安给他使眼色:许公,你的勇气呢?
许敬宗叹息,“做生意也得讲究挣钱。这八千对三千,风险太大了。”
“不经历风雨,怎么见彩虹?”
贾平安一脸慷慨激昂。
“都出去!”
许敬宗摆摆手。
贾平安也起身出去。
“小贾!”
许敬宗要气疯了。
你怎么就那么不省心呢!
贾平安讪讪的留下。
二人对坐。
中间一案几,让贾平安想起了举案齐眉这个典故。
老婆举着小几……大概就像是后世上菜的木案板,老婆举着小几到眉上,不敢看丈夫……
这特娘的比仆役还不如啊!
怎么还宣扬这种封建余孽的思想?
许敬宗叹道:“小贾啊!”
“在。”
贾平安看着很老实。
许敬宗唏嘘道:“此次龟兹之行朝中交代要震慑。那利被拿下,阿史那氏身死,够了吗?够了。”
你自问自答的要不要脸?
“许公,可羯猎颠呢?”贾平安知晓老许的忠臣人设在渐渐消退,“布失毕此刻无法说话,一旦生变,他有口难言。羯猎颠若是动手,他如何能敌?”
“老夫知晓。”许敬宗很惆怅,“可老夫此生做事看的是把握和收益。”
外面,礼部和百骑的人在嘀咕。
“风险确实是太大了。”
“其实咱们可以先离开,等长安派遣军队来镇压。”
“可龟兹却会因此而混乱,波及焉耆等地,安西就乱了。”
里面,贾平安慷慨激昂的道:“许公,人做事是得看风险。就像是做生意,什么生意最挣钱?贩卖兵器。”
“再想想当年的王玄策,使团被截杀,他若是一溜烟跑回了长安,那还有后面的事儿吗?”
贾平安目光炯炯的道:“许公,你是想做王玄策,还是想灰溜溜的回到长安?”
许敬宗抬头,眼中多了神彩。
果然,我的激将法管用了。
许敬宗皱眉,“天竺不过的蕞尔小国罢了,王玄策攻灭天竺,不足为奇。”
卧槽!
贾平安一直不理解为啥王玄策不得重用,现在有些眉目了,他试探道:“许公,他们说先帝是服用丹药……”
许敬宗点头,“吃也吃过一些吧。”
帝王都经不住权力的诱惑,想永久留在世间,结果越留恋就越去得快。
“那个……谁献的丹药?怎地没被处死?”
后世有人说王玄策攻灭中天竺后,带了一万多俘虏回长安,其中一个僧人蛊惑先帝服丹,最终先帝嗑丹药嗑驾崩了。
“你问这个作甚?”这等问题犯忌讳,许敬宗犹豫了一下。
有戏!
贾平安觉得自己正在撕开历史的迷雾,即将到达彼岸。
什么扫把星克死的,娘的,就是嗑丹药去的。
“罢了,先帝都去了。”许敬宗对先帝显然很有感情,眼眶都红了,“当初先帝重病,医者无能,有人建言服丹,可先帝服用了数次就觉着不好,就停了。”
卧槽!
我了个大槽!
贾平安只觉得天雷滚滚。
原来先帝驾崩和丹药没关系?
许敬宗看了他一眼,“小贾你问这个作甚?”
呃!
贾平安笑道:“我只是不解,那王玄策竟然不受重用。”
许敬宗摇头,“天竺那些人太弱了,换了老夫去也能轻松灭了他们。若非离得太远,大唐派遣一支偏师就能灭了天竺。”
呃!
原来是因为大唐上下看不起天竺的战斗力?
贾平安满头黑线。
“小贾。”许敬宗认真的道:“此事要谨慎,若是事有不谐……老夫家中还有妻儿。”
贪生怕死的奸臣许!
贾平安点头,“如此,许公就装病吧。”
……
羯猎颠正在喝酒。
心腹们在外面,他一人坐在里面。
门被推开,宋娘子走了进来。
“兄长。”
羯猎颠点头,漠然问道:“唐人那边如何?”
宋娘子跪坐下,“说是想走,不过许敬宗病倒了,一时不能动。”
羯猎颠的眸子里迸发出了一抹厉色,“这不对。”
宋娘子不解,抬头,“兄长为何说不对?”
“我从不信什么巧合!”羯猎颠沉吟着,“让人盯着他们。”
宋娘子点头。
羯猎颠看了她一眼,“你是我妻子的妹妹,我信重你,但你必须要拿出值得我信重的能力。”
宋娘子低头,野心就像是潮水般的涌出来,“是。”
她起身,旋即去了大唐使团驻地。
“我求见武阳侯,”
晚些,贾平安在前院见了她。
宋娘子低眉顺眼的,“武阳侯,我今日得知刺杀国主那些人的消息。”
“在哪?”
他竟然问的是在哪,而不是是谁。
宋娘子的心中生出了轻蔑,但旋即又想到了贾平安的杀伐手段。
她轻声道:“他们就在不远处。”
贾平安起身,“带路。”
数十百骑云集在一个宅子的外面。
“杀进去!”
大门被撞开,里面十余人冲出来。
“是突厥人!”
贾平安的眸子一缩。
果然,突厥人出现了。
龟兹敢和大唐翻脸只有两种可能,其一是有靠山,靠山两个,突厥和吐蕃。吐蕃尚未入局,那么就只有突厥;其二就是疯了!
宅子里有十余人,被拖出来时,就和死狗一般。
“拷打。”
拷打之后得了消息。
“他们在此盯着王宫,准备刺杀龟兹王。”
有趣!
贾平安觉得这事儿越发的有趣了。
当天夜里,城南军营骚动。
贾平安是和衣而睡,闻讯起身。
“小贾!”
许敬宗急切的道:“先出城。”
有人说道:“定然是羯猎颠谋反,赶紧走。”
王玄策敢在天竺动手,那是因为他逃出来了。此刻大伙儿被闷在了城中,羯猎颠若是动手,那就是瓮中捉鳖。
“别急。”
贾平安也想溜,可想到若是要造反,羯猎颠多半会令人控制城门,就觉得可以再看看。
一个百骑冲了进来,“有人袭扰城南军营。”
众人不禁松了一口气。
“难道叛逆另有其人?”
许敬宗都在怀疑自己的判断。
贾平安问道:“布失毕的麾下动了吗?”
“动了,骚乱了一下。”
“其它地方可有动静?”
“没有。”
贾平安只觉得浑身发寒,“许公,若是打草惊蛇呢?”
许敬宗头皮发麻,“你是说他用这个来试探城中的对手有多少人?”
贾平安点头。
“不然……谁敢去袭扰八千人的军营?”贾平安越想越心慌,先前的勇气流逝大半。
淡定!
淡定!
他不断暗示自己,“羯猎颠此举只是试探,若是要动手,此刻就该出来了。”
许敬宗说道:“说不得如今出来了。”
有人来禀告,“许尚书,羯猎颠带着数千人马出来了。”
老许,你这个乌鸦嘴!
……
晚安!

Categories
歷史小說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