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伶金屋

精华都市小说 日月風華-第五一五章 上酒

日月風華
小說推薦日月風華日月风华
秦逍眼见得一众护卫冲过来,厉声道:“乱贼围攻大理寺,杀无赦。”
厉喝声中,秦逍如同鹰隼一般,从门前跳下台阶,大刀兜头便向冲在最前面的护卫砍过去。
大理寺沉寂多年,就是京都最普通的衙门也是瞧不上当年的帝国第一法司衙门,这些侍卫都是出自国公府,即使只是国公府的奴才,那也是眼高于顶,根本没将大理寺放在眼中,年纪轻轻的秦逍,更是不会被这些侍卫看得上。
秦逍虽然有孤身独闯青衣堂的骁勇行径,而且已经在京都传开,却也并非人人知道。
虽说这些侍卫有不少已经知道此事,但在这群人的心中,青衣堂不过是市井帮会,那些青衣帮众更是一群乌合之众,如何能够与经过严苛训练的国公府侍卫相提并论。
这些侍卫不少是出自军中,骁勇善战,亦有是练武出身,投身于豪门混口饭吃。
对这群人来说,对付一个年轻的大理寺官员,实在是不费吹灰之力。
而且没有人真的想到大理寺的官员敢对国公府的人下狠手,冲在最前头那人擅长擒拿手的功夫,想着第一个冲上去制住秦逍,也算是在众人面前显了威风,等到感觉头顶刀风呼呼,便知道事情不妙,抬头看时,大刀已经砍下来,这时候再退已经来不及。
于是众人看到,秦逍以匪夷所思的速度从台阶上一跃而下,身在半空中,大刀狠狠劈在当先那名侍卫的头顶。
大理寺的佩刀倒也锋利,更要紧的是秦逍出刀的力道实在惊人,这一刀下去,已经硬生生将那侍卫的脑袋连着帽子从中劈开,鲜血四溅,等得秦逍拔刀过去,那侍卫身体晃了晃,身体向后昂倒,伴着血液飞溅倒在了地上。
国公府侍卫们固然是目瞪口呆,便是门后的大理寺众人也都是骇然变色。
秦少卿竟然真的出手杀人?
甘勇瞳孔收缩。
成国夫人是皇亲国戚,是当今圣人的亲妹妹,虽然比不得麝月公主手握重权,但朝中的文武大臣,又有哪一个敢得罪夏侯家的人?
血浓于水,作为当今圣人亲姐妹,成国夫人在圣人耳边随便搬弄几句,也许就会有人人头落地。
即使是当今国相,那也是成国夫人的亲兄长。
打狗看主人。
成国公的侍卫就是成国夫人手下的猎狗,招惹了这些侍卫,就是招惹了成国夫人,眼下秦逍不只是招惹了这些侍卫,而且出手便砍杀一人,甘勇无论如何也想不到秦逍竟然有如此胆量。
“杀了他!”甘勇冷酷道。
秦逍杀了国公府的人,那么在大理寺当众杀死秦逍,也就有了更为充分的理由。
侍卫们都知道,成国夫人是好很大方的人,手下人若立了功,一定能得到远超预期的赏赐。
杀死秦逍,当然是大功一件。
所以没有任何犹豫,一众护卫几乎是争抢着冲上去,唯恐秦逍的人头被别的人取了去。
“当当当!”
刀刃焦急的声音不绝入耳,大理寺内众人看到侍卫们就在大理寺门前围攻秦逍,并没有想着出面阻止,更没有胆量上前助阵,甚至有人惊声叫道:“快关门,快关门,别让他们冲进来。”
如果这些侍卫杀红了眼,真的冲进大理寺杀了人,有成国夫人在背后撑腰,最后恐怕是死了也白死。
费辛此时也远远躲开,眼角抽动,喃喃道:“疯了,这小子真的疯了!”
秦逍此时却是状若疯虎。
侍卫们出手狠厉,大刀从四周凶狠地向秦逍砍过去,谁都想第一个砍杀了秦逍,只是秦逍的身法实在是太过灵活,就像一条泥鳅般,在人群中闪躲自若。
他先前斩杀一人,就是希望震住这些侍卫,只是这群侍卫的胆量显然比秦逍预料的还要大,并没有因为同伴的死有任何的退缩。
秦逍知道自己现在根本没有任何退路。
在割断卫璧喉咙的一刹那,秦逍就知道一定会有大麻烦找上自己,只是他倒也没有想到麻烦来的这么快,而且这么直接。
他其实并不喜欢找惹麻烦,但他面对麻烦的时候,也从来没有退缩过。
这些人要置他于死地,他无路可退。
你要杀我,那我只能先杀了你。
不可否认,这些侍卫的身手远远强过青衣堂那群人,无论是出刀还是防守,明显都是经过严格的训练,出刀之时没有任何的花架子,干脆利落,简单实用,取敌要害。
只是现如今只要秦逍看到敌人用刀,心里便会底气满满。
普天之下,有谁的刀法能够与血魔老祖相提并论?
秦逍虽然得到血魔老祖传授的天火绝刀,可是不到万不得已,自然不会使出天火绝刀。
但传授天火绝刀之前,血魔老祖已经传授秦逍数套刀法,这些刀法虽然无法与天火绝刀相媲美,可是任何一套刀法在寻常刀客的眼中,那已经是精妙绝伦无与伦比。
天火绝刀是血魔老祖目今为止最高的刀法奥义,就像是刀法的塔顶。
而在此之前的刀法,就像是塔顶下面的地基梁柱。
也正因如此,血魔老祖几套刀法在精髓上其实是一脉相通。
而这些刀法,无一不带着冷酷的杀意。
刀法一旦施展出来,如果达不到血魔老祖那般收发自如的境界,甚至使刀之人都无法控制刀法中的狠辣无情。
此时秦逍面对一群精锐的侍卫,再不留手。
血魔刀法施展开来,犀利无匹,刀光匹练,侍卫们根本看不清楚刀法的套路,惨叫声中,数人先后倒地毙命,而秦逍却宛若一头冲进羊群的疯虎,出手狠辣无情,只是片刻间,四五名侍卫都已经倒在血泊之中。
甘勇看在眼里,显出吃惊之色。
他对秦逍的武功有所耳闻,知道此人在那个雨天,独身闯进青衣堂,面对近百名青衣帮众,不但杀得青衣帮众血流成河,甚至连青衣堂坐堂大爷也坠楼而亡。
这样的人,当然是有些能耐。
但也仅此而已。
如果众多训练有素的国公府侍卫都无法杀死秦逍,这群侍卫就真的是一群酒囊饭袋。
此刻他才知道,自己远远低估了秦逍的实力。
秦逍如鬼魅般狠辣的刀法,甘勇前所未见,看着手底下的侍卫一个接着一个倒下,甘勇甚至怀疑自己是不是在做梦。
陡然间,甘勇如同猎豹般疾冲上前,苍鹰搏兔般闪到,身体跃起,长刀一挥,已经取向了秦逍的脖颈。
劲风呼呼,秦逍眼角余光已经察觉到甘勇一刀向自己取来,立时向后退了一步,已经是双手握刀,向着甘勇斜劈过去。
甘勇一刀劈空,足尖落地,见得秦逍一刀斜劈过来,立刻回刀封势,一格一缠,刀身顺着秦逍的刀面滑动,再次横削向秦逍的脖颈。
这是他的看家本事。
刀法奇诡,而且速度奇快,本以为这一刀定然可以割断秦逍的喉咙,只是刀身刚脱开秦逍刀刃,冲着秦逍脖颈削过去之时,自己的手脉却是一阵巨疼,秦逍却已经后发先至,刀尖划断了甘勇的手脉。
甘勇心下骇然,手上一顿,万想不到秦逍竟然借势就势出手,而且速度远不是自己能够相提并论。
他的刀法比手下的侍卫或许要强出不少,但与秦逍的刀法却无法相提并论,两名势均力敌的对手对决之时,都不可有丝毫的迟钝,更何况他的实力远逊色于秦逍,一顿之间,秦逍的大刀以一种极其诡异的角度斜撩而起,等甘勇意识到情况不妙时,秦逍手中的大刀刀刃已经划过了甘勇的喉咙,就如同之前被秦逍割断喉咙的卫璧一样,甘勇断喉处血水喷出。
侍卫们终于显出了恐惧之色,纷纷后退。
能够立功自然是求之不得,可是现在上前,和自寻死路没什么区别。
“他…..他杀了甘二哥…..!”有人惊呼出声。
甘勇至死都不相信,自己在秦逍收下连三招都没撑住,便被割断了喉咙。
他颓然跪倒在地,一双眼睛以难以置信的神色看着秦逍,秦逍神色冷峻,淡淡道:“叛贼围攻大理寺,本宫诛杀匪首,大功一件,你可以死了!”
甘勇身体向前扑倒,抽搐几下,很快便不再动弹。
秦逍在甘勇尸身上擦干刀刃上的血迹,目光扫向那些侍卫,侍卫们心惊胆战,纷纷后退,一人抬刀指着秦逍道:“秦逍,你杀了甘二哥,必然满门抄斩,死无葬身之地。”
秦逍嘴角泛起冷笑,猛地厉喝一声,挥刀向那人冲过去,那人大惊失色,转身便跑,其他侍卫也都是魂飞魄散,跟着那人转身飞奔,只是片刻间,国公府的侍卫丢下甘勇等人的尸首,走得干干净净。
包括甘勇在内,大理寺门前的街道上,零散地躺着七具尸首。
秦逍走到台阶边上,就在台阶坐下,回头见到大理寺的官员和刑差们挤在大门前,黑压压一群人,一个个满脸骇然,简直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
朱雀大街两边分落着帝国诸多重要的衙门,自大唐立国至今,没有几个人敢在这条街上闹事,更不存在在这条街上杀人取命。
可是现在就在这条大街上,就在大理寺的门前,竟然血流成河,躺着七具尸首。
要命的是,这七具尸首是国公府的侍卫。
如果不是亲眼所见,谁也不相信在朱雀大街会发生这样惊心动魄的事情。
所有人心里都明白,秦逍今夜真的是将天捅破了一个大窟窿。
“谁有酒?”秦逍杀人之后,竟然显得异常平静,甚至显出一丝笑容:“我渴了,给我上酒!”
————————————————————————————–
ps: 感谢【项国纭】好兄弟的盟主捧场,让您破费了,感谢兄弟的慷慨支持,感谢【熊猫看书书迷】兄弟的舵主捧场,太破费了,感谢书友59024822、书友59091521、深深的个秋、易民、李叹号、书友26784426、秋生也、小朋友你是否有很多问号、书友59074692、书友34050982、清溪流泉杨、冷月秋水等诸多兄弟的捧场支持,唯有写出更好的文字来回馈诸君的破费支持!

Categories
歷史小說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