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伶金屋

人氣連載都市言情小說 紅樓春 愛下-第七百七十四章 圈府拿人熱推

紅樓春
小說推薦紅樓春红楼春
贾蔷强撑着面色不改,看着李暄道:“也是奇了,王爷还会读心术不成?你知道我心里想甚么?”
李暄怒道:“不就是爷方才没扶起太后,你心里就瞧不起爷?”
贾蔷闻言心里海松了口气,笑道:“你说的是这个?王爷,你真是……不懂爷们儿之间真正的友谊是怎么相处的。”
李暄奇道:“爷怎么不懂?”
贾蔷笑道:“王爷,爷们儿间相处,和女人间相处不同。女人间相处,即便心里有不痛快不喜欢的,面上也亲热的和亲姊妹一样。面上笑嘻嘻,背地里下刀子。爷们儿兄弟间真正相处起来,那都是以相互讽刺打击挖苦为乐趣。以前王爷和我不就这样相处的?今儿怎还敏感起来了,莫非王爷变成妇人了?”
李暄笑骂道:“放你的狗屁罢!你才变成妇人了!”说罢,又有些懊恼道:“爷当时被唬住了,太后实在是……”
贾蔷笑道:“这有甚么的?不仅你当时没法子,皇上不也没甚么好法子?孝道大于天,有孝道在上面压着,能有甚么法子?异地处之,若是贾家老太太非要跪我,我也没法子。王爷,没瞧出来你好胜心那么强?”
李暄“呸”了声,笑道:“和旁人比没甚么好胜心,可爷总比你这个曹贼强罢?贾蔷,给爷说说,你怎么总在家里折腾?你在外面连青楼都没去过,难道家里的小嫂子小婶婶更痛快?也亏姜家敢嫁,要爷说,姜铎那老狐狸八成是想把姜家丫头许给你,知道你不要,所以特意转过弯儿,再加上一重婶婶的身份,嘎嘎嘎嘎!”
看着挤眉弄眼痛快不已的李暄,贾蔷冷笑道:“只管造谣,左右我没惦记起姨娘的姐姐!那得叫姨母罢?”
“……”
李暄语滞稍许后,眨了眨眼看向贾蔷,道:“云家那边怎么说?你球攮的不会还没办罢?”
贾蔷笑了笑,道:“放心,找人扮了江南富商,去云家提亲了。一个庶女,能卖个好价钱,她家人求之不得。云家缺银子的紧,当初为了送云贵人进宫,在户部拆借了不少。”
李暄狐疑的看着贾蔷道:“怎么听着,你有点像逼良为娼的坏人?”
贾蔷笑道:“我倒是不想办成此事,奈何先前苦苦劝告某人,色字头上一把刀,做人不可太浪,某人就是不听!他以为中车府都是吃白饭的。”
李暄脸上挂不住了,道:“你少扯臊!就是让人发现了又能怎么着?爷又不在乎名声,爷的名声也就比你强那么点,只要别比你低就成!”
贾蔷闻言哈哈一笑,道:“王爷说的都是梦话罢?我的名声不知道有多好!你去东城随便找个市井百姓问问看?”
李暄哈哈大笑骂道:“你还有脸子说!那些都是你的拥趸,几万个市井娘们儿,都是你的拥趸!”
贾蔷冷笑道:“你去东市问问看,那里的商户说不说我的好!”
东西二市原是神京城最繁华的集市,但如今东市已经远远拉开西市一个马身的距离。
过去繁华归繁华,可是市场内杂乱无章,每日里偷窃、对骂、打架等治安事屡见不鲜,这还是小事,商家以次充好、坑人短秤的黑心行为更是防不胜防。
但自五城兵马司接掌东城后,在东市就立下了规矩,一应缺斤少两、以次充好、强买强卖的行为,都受到了严厉打击。
偷盗、骂架、打架等行为,也以重枷处置。
在经过两个月的发酵后,商家们从最初的叫苦不迭背后暗骂,却很快转变成了贾蔷忠实信众的地步。
凭借良好的营商环境,凭借出众的口碑信誉,东市的生意出现了爆发式的增长。
所以贾蔷在东城百姓间的名声根本不是李暄这等荒唐王爷可比的!
看着贾蔷得意洋洋的德性,李暄笑骂了句:“你得意个屁!爷懒得和你废话,赶紧把云家的事解决了,爷都帮你跑几回腿了。”
说罢,转身回了西殿。
一夜无话。
……
凤藻宫中,洗漱罢在凤榻上安歇下的尹后也不知想起甚么,嘴角弯起一抹好笑的弧度,声音微不可闻的啐了句:“真是个胆大包天的荒唐混帐。”
不过也并未当回事,少年好色,人之常情。
她也知道自己的身段模样到底如何,所以并未多想甚么。
心里反而对此还有些高兴,证明她并未老去……
那个孽障还不明白,女人对于目光,是最为敏感的,又怎会察觉不到?
早晚揭了他的好皮,看看他那颗胆到底有多大!
怀此好笑的心情,尹后侧身而眠……
……
翌日清晨,绣衣卫衙门。
诏狱,女囚房。
贾蔷出宫至此,便是来看看审问结果。
尽管他心知,这个义敏亲王之女阳城郡主只是一个被仇恨蒙蔽了眼,让人当刀使的蠢女人。
背后之人既然敢越过红线,对一大学士内眷下毒手,就一定提前扫清了绝大多数证据。
但,说不得就能查出些蛛丝马迹……
在郑阳、张真两位天子心腹的陪同下,贾蔷看到了女牢里的李晴。
曾经的金枝玉叶,如今已经奄奄一息。
贾蔷下令用刑后,这个蠢货的傲气就不见了……
“问出甚么了没有?她这样的东西,是怎么知道林府内眷会去慈恩寺进香,又怎么知道去买通慈恩寺的知客,怎么知道借刀杀人牵扯上忠顺王府的?”
“没有人给她出主意,她能办到这些?她那废物老子都办不到。”
张真是个圆脸胖子,这会儿遗憾道:“用刑迟了,用完刑才交代是打小服侍她的奶嬷嬷教唆的。再去寻她奶嬷嬷,全家都不见了。”
贾蔷侧眸看向张真,道:“她乳母这样重要的人,还需要她用刑开口后才去缉拿?”
张真忙道:“她乳母朱氏三年前就被放了奴籍,回家颐养天年了。只平日里常往参宁侯府去逛逛,看看庶逆,所以当时就没抓人,的确是卑职等失误了。”
“下海捕文书搜捕,活要见人,死要见尸!另外,参宁侯府给了甚么说法?跑腿办事的都是参宁侯府的人,诏狱内怎不见陈家人?陈煜且不提,他儿子陈兴呢?里面这个蠢货有没有交代出陈家父子?”
贾蔷眉头紧皱的问道。
郑阳苦笑道:“当日陈兴送的两位郡主前往慈恩寺,事发当日,卑职们就前往参宁侯府拿人了。只是陈家给了一纸休妻文书,说是庶逆和陈家没有任何干系。陈兴虽和卑职等来了趟诏狱,可陈煜第二天得知相府内眷无恙后,就进宫求见皇上,得了恩典,陈兴就……”
贾蔷点点头,道:“陈煜现在是勇武营主将罢?”
郑阳、张真听出贾蔷语气中不带一丝烟火气,硬着头皮点了点头,道:“是。”
贾蔷“嗯”了声,道:“点齐在家校尉,还有那一百火器校尉,随我去参宁侯府拿人。”
郑阳、张真闻言,头皮都要炸了,郑阳忙道:“侯爷,卑职们不是害怕参宁侯府,绣衣卫乃天子亲军,怎会惧怕他们?只是宫里都给了恩典,这个时候再去拿人……”
贾蔷冷笑了声,既然李晴乳母消失无踪,此刻多半已经没命了,案子到这一步,短期内想破案几无可能。
扣人心弦的言情小說 紅樓春 ptt-第七百七十四章 圈府拿人鑒賞
其实莫说是这个时代,便是前世没有满大街的摄像头,没有基因检测技术时,破案率一样低的令人发指。
不是办案人员不努力,手段有限,查不到就是查不到……
所以,这个风波中,一定要有人付出代价,以警告那些朝林家、贾家伸手的人:
乱伸手者,死!
尽管张真、郑阳说隆安帝给了参宁侯府恩典,但隆安帝却未警告过贾蔷。
这就是耐人寻味了……
以隆安帝对贾蔷的了解,他若果真想不让贾蔷动参宁侯府,这两天早就警告数回了。
如今既然没说,那自然有没说的道理。
如此,贾蔷就更没有放手的道理!
不管陈家父子是不是主谋,既然李晴是陈家妇,跑腿办事的都是陈家下人,参宁侯府还想置身事外,岂不可笑?
“即刻点人出发,本侯现在还是绣衣卫指挥使,尔敢抗命?!”
“喏!”
……
神京西城,永安坊。
参宁侯府,三恪堂上。
参宁侯陈煜已经三天没去勇武营了,打贾蔷回京的消息传来后,他就带着亲兵在家等着。
贾蔷的恶名,和其胆大包天、心狠手辣,在京中从来不是秘密。
尽管林如海那妾室未死,孩子也保住了,他进宫也求得了恩典,但贾蔷会不会犯浑冲动,谁都不能担保。
若他不在家,凭府上这点人,是挡不住一个疯子的。
“老爷,昨儿贾蔷又住在宫里了。”
世子陈兴来报,陈家一直盯着贾蔷的动向。
此刻得知贾蔷回京不过三天,就在宫里住了两宿,这等圣眷,着实让陈兴感到酸涩。
他和亲王府的郡主成亲成为仪宾这些年,都没资格进宫住一宿……
陈煜看着陈兴,如何猜不到他的心事,怒哼一声道:“该死的畜生,那贱人起了那样的心思,存心将参宁侯府拖入地府黄泉,你就一点都未察觉?居然还帮着她四处打探,查人家林府内眷的动静,你是猪脑子啊?若不是圣上隆恩,林如海是个书生,真计较起来,你能逃得罪责?”
陈兴闻言,垂头丧气道:“儿子也没想到,宝儿他娘会做出这等事来,原以为只是见个面,骂林家妇一顿出出气,谁曾想……”
陈煜闻言,恨不能砸烂这龟儿子的狗头。
陈兴见状忙赔笑道:“老爷,事情不是都已经过去了?皇上都给了恩典,那球攮的贾家子再怎么猖狂,也不敢违逆圣意罢?老爷去军营便是,不必担心家里。”
陈煜哼了声,三天来都没甚么动静,他心里也放心大半。
贾蔷回来第一天,他以从勇武营带回一率兵马来做亲兵。
如今打发回去大半,家里只留了二十人。
过了今日,还是全部打发回去的好。
正这般思量间,忽见侯府管家急匆匆进来,大声道:“老爷,老爷,不好了!”
陈煜父子见之心头纷纷一跳,陈兴脸色有些发白道:“花叔,甚么事这样慌慌张张的……”
老管家急道:“绣衣卫来拿人了,来了好多人,把侯府都围了!老爷,快去看看罢!”
陈煜脸色肃煞起来,眼中浮现一抹狠厉,起身大步往外行去。
岂有此理!
……
PS:求订阅啊求订阅~~

Categories
歷史小說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