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s1as好看的都市言情 大明王冠-第六百五十九章 反擊!熱推-1lwf6

大明王冠
小說推薦大明王冠
随着一道道旨意传达下去,整个顺天都沸腾了,不明真相的所有人的第一反应:不疯癫不成魔,咱们这位陛下疯癫了?
旨意一道接一道。
囚愛成癮,總裁太危險
率先是一道旨意送递居庸关,着令徐辉祖火速赶往独石关。
接着又是一道旨意,迅速抽调一万精锐铁骑,赶赴独石关。
再又是一道旨意,黄昏着天子剑,赐二品官服,封安北将军,赶赴独石关任职,统率一万精锐骑卒,徐辉祖为副将,全力配合。
然后又有数道旨意分赴各地,包括最前线的山海关、定边关,以及顺天周边的地方卫所。
没人知道发生了什么。
毕竟小宝庆被俘虏这种事情不可能传出去,所以哪怕朱棣的旨意接连下了几道,整个顺天除了几个当事者,没有第三个人知晓。
那位从独石关来的边军士卒也被严令保密,达到独石关后,会通知独石关的守将务必要守口如瓶,不能让鞑靼知道他们俘虏的是大明的公主。
要不然事情会变得复杂不说,关键是没面子!
而对于顺天的官场而言,将徐辉祖从居庸关调到独石关,似乎很正常,属于可以理解范围的换防,但同时抽调一万精锐铁骑过去,这就值得让人玩味了。
独石关,又名独石口。
大明边关防线最为重要的要道,是南北必经之地,有“上谷之咽喉,京师之右臂”之称。
出独石关不远就是开平。
所以大明在独石关设立开平卫,镇宣府北路,同时拱卫在延庆之前,若是独石关一丢,延庆和宣府就要直面兵锋。
甚至整个大明疆域都要直面草原铁骑的践踏。
是以太祖建国之后,大力修建长城,为了保护独石关和延庆,在独石关的后面,顺着长城修了个岔路出来,挡在延庆之前。
两段长城将独石关包围在内,形成一个三角形区域。
由此可见大明对独石关的重视。
但是,这样一个重要的地方,地势险峻之地,易守难攻,其实在关内不适合骑兵冲锋,陛下调派一万进入铁骑道独石关,绝对不是防御。
骑兵的本职工作就不是干防御的。
是进攻!
陛下要进攻漠北?
可一万铁骑就妄图进攻漠北,这要是能建功立业,历代君王都找块豆腐撞死算球了——几万十几万都解决不掉的事情,你朱棣一万人就解决了,不科学嘛。
所以没人搞得明白这一万铁骑到独石关的真正意图。
而更让不解的是,黄昏作为一个指挥,怎么忽然就变成安北将军了,而且还被赐予二品官服,这是为什么?
二品官服也就罢了,竟然还佩天子剑去往独石关。
这是要让黄昏一个人独当一面的节奏。
连徐辉祖都只能给黄昏当副手,没人想得明白,哪怕就是徐辉祖在接到圣旨赶赴独石关的路上,也百思不得其解。
陛下要干什么?
黄昏要干什么?
就靠一万骑军,又能干什么?
……
……
毒妃不好惹
黄昏当然知道一万骑军能干什么。
也许很多人久居高位,或者是看惯了史书上动辄几十万大军的战役,觉得这一万铁骑的数量简直少得可怜。
但这毕竟是一万铁骑。
还是大明精锐中的精锐,不是长久驻扎在国内的骑军,是常年累月游走在大明边境,时不时就要和漠北铁骑来一场游击的边军铁骑。
没有一个新兵。
全是久经沙场的老兵。
这一万铁骑,足以抵国内安居之地的三万之数,战斗力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
一万铁骑列阵,还是非常壮观的。
何况在朱棣的授意下,每个骑卒还携带了两匹换乘的战马,全都是膘肥体壮的宝贝,可以说,这一万铁骑,已经让边军骑军动了根骨。
若是这一万死在漠北,那么明年出兵征讨漠北的话,就可能要延后。
须知这一去的是三万匹战马!
从王府出来,黄昏回到他暂住的院子,迅速把所有人召集过来,对卡西丽和穆罕穆拉道:“马上要去独石关,有可能还要出关。你们六位迅速去换装,我要你们全副武装,只要是能杀人的家伙,全部都带上,而且你们要做好准备,为了活下去,要不计一切代价的准备。”
卡西丽和穆罕穆拉怔了下,旋即带着其他四个西域女子下去换装了。
要杀人了。
而且是去沙场。
她们是死士,不是士卒,沙场厮杀不是她们擅长的,但她们明白一件事:她们要做的,仅仅是不计一切代价的保护大官人。
涅槃魔尊
这是她们来到顺天的原因。
黄昏看向许吟和李潋滟,咳嗽一声,“发生了什么事情,我现在不能说,人多口杂,可以明确的一点,要去关外,而且一定会和鞑靼的军队接触,甚至也会发生战争,许吟,你一直想重回沙场,这一次是你的机会,所以我就不问了,直接帮你做了决定,我已经在陛下那里帮你讨要了一个伍长的官职,不大,但这是你重新走向沙场的机会。”
许吟的眼睛亮了。
从没有过的明亮。
然后笑了。
起身,行礼,“唯有一命,愿为君驱使!”
黄昏一脚踹他小腿上,“咱俩都谁跟谁,说这么酸的话,这一次出关,我肯定是要活着回来的,不论什么代价,但是你许吟是想活着回来,还是想马革裹尸,我都不干涉。我就一个要求:别给你的袍泽丢脸,也别给徐辉祖丢脸!”
许吟干笑两声,“丢不了!”
眼睛很亮。
以前许吟的眼睛也这么亮过,但却没有这么飞扬的神采,这一刻的许吟,才算是真正的重新从沙场上活了过来。
这一刻的许吟,才是鲜活的。
黄昏颔首,看向李潋滟,“出关是必须的,打仗也是有可能的,我说过要不计一切代价活着回来,所以我需要你和你的人,跟我一起出关,你们要做的只有一件事:保护我!”
黄昏怕死吗?
怕!
但绝对不是那种贪生怕死,他是不想毫无意义的死在关外,黄昏比谁都明白,他活着才是对大明最有益的事情。
所以在这种时候,什么大义都一边去。
活着回来的黄昏,是小我,却是大明的大我!
一路北游,黄昏的态度始终的温和的,很多事情都是以商量的口吻说出,是以这个时候用命令的口吻说出话后,李潋滟很有些不习惯。
沉默了一阵,看着宛若新生的许吟,心里情绪复杂。
夫人 請淑女
他是眼眸从没如此明亮过啊。
男人……
果然多是一个臭德行。
皇上,求放過
不过……好像自己喜欢的就是这样的许吟啊,于是笑了笑,“好。”
保护你。
让许吟没有后顾之忧,建功立业。
成为一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
我李潋滟,愿意和麾下一百余儿郎,保护你这个我们都不喜欢的大官人,杀出关外,再从关外杀回关内,重回应天。